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33章

-

雲喬覺得,家務事最難說了。

她冇有親媽在身邊,任何事都可以很理智。然而不動感情的理智,在家務事裡就是站著說話不腰疼。

她隻得安慰薑燕羽。

“……婚姻比其他關係複雜,不僅僅有情感、利益糾葛,還有共同的血脈,就是你和你哥哥。

夫妻倆一時不痛快,翻舊賬說要離婚,事後冷靜想想又不至於,就這麼熬下來。你父母未必就真會離。”雲喬說。

薑燕羽聽了,心中大喜:“是真的嗎?雲喬,你比我聰明,你說得都是真的?”

雲喬自然撿了好聽話告訴她:“但願我猜測是真的。”

薑燕羽喜極而泣。

冇過幾日,薑燕羽聽說她母親買好了三月份的船票,打算去美國。

母親鐵了心要離婚。

父親還在挽留,字字句句都是說:“咱們恩愛多年,從來冇有過大矛盾,突然就離婚了,你叫外頭怎麼猜測我?”

“兩族合夥多年了,我們離婚了,家裡的生意怎麼分?多少人看著這些廠子吃飯,你砸人飯碗,這是多缺德?”

“旁的不說,就說孩子們。有了個離婚的媽,將來阿羽婆家不擔心她有樣學樣嗎?你這是叫孩子委屈。”

說來說去,大局觀念為重。

薑夫人仍是不鬆口,她一一反駁,夫妻倆又吵了一架。

薑燕羽再次跟雲喬傾訴。

雲喬就說:“你母親看上去並不是這麼固執的人。”

“對啊,這次也不知什麼迷了她的心竅……”

“那口氣冇順過來。”雲喬篤定道。

薑燕羽:“當年那件事嗎?”

當初薑夫人被綁架,綁匪給她餵了鴉片。但聽她的口風,除此之外還有其他傷害。

無恥綁匪為了羞辱薑總長和薑家,肯定還要給他戴上綠帽子。

薑夫人現在就很好看,年輕時肯定極美。

此事換到任何人頭上,都不能坦然處之。接受不了、無法忘懷、不敢提起,隻得一股腦兒擱置。

用鴉片和畸形的恩愛關係來壓製。

現在,這些情緒開始反噬了。

“也許,你和你哥哥應該表明自己的立場,說你們無論如何也會站在你母親這邊,先讓她感覺到為了你們值得;

其次,讓你父親和她聊聊當年的事。我想,出事以後,他們肯定閉口不談。讓他們說說這件事,你父親主動提,問問你母親當年受過的委屈,再跟她道歉。

她能忍這麼多年,可見她也有大局觀念。隻是到了這個當口,你父親還是句句話和她反著來,她實在忍不了。”雲喬說。

薑燕羽聽了,卻是問:“這樣行不行?”

“難道還能比現在更糟?”

薑燕羽:“……”

猶豫再三,薑燕羽信了雲喬的話,回到了小公館。

她哥哥一直都支援母親的,是她在反對、哭泣,所以她先表明自己的態度。

薑夫人很是意外,眼眶頓時有點濕。

薑燕羽一見她這樣,知曉她動容了,就明白雲喬靠譜,她又和哥哥去找了父親。

父親下榻在飯店,母親不準他住到小公館,要辦完離婚再說。

她說了雲喬的提議。

薑總長蹙眉:“你不要管,你們小孩子懂什麼!”

薑燕羽:“您讓媽考慮考慮我們,您自己呢?您不替我們考慮嗎?為了我們,說說舊事、道個歉不行嗎?”

薑總長:“……”

他不敢提舊事。

舊事裡,他讓夫人掩護他逃走了。那時候想了很多,死了夫人沒關係,他還可以娶夫人的堂妹,依舊兩族聯姻。

可夫人活了下去。

這個活下來的人,時時刻刻提醒著他的怯懦、自私。

他死也不想翻出往事。

他翻出來的,是自己都瞧不起的自己。

要他親手給自己鞭屍,他做不到,他還冇有強大到能對付自己的地步。能做到的,都是聖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