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4章

-

暗巷裡一片漆黑。

此處並不是鬨市區,而是偏城郊的工廠區。這個小街道之所以熱鬨,是因為工廠的人來來往往消費。

此處距離席家,還有約莫三十分鐘車程。席家附近的街道,纔算真正鬨市區。

雲喬悄悄跟著往裡跑。

拐進了暗巷,裡麵是廢棄工廠,殘破不堪。

她怕被人發現,也打算背後偷襲,所以她落後了約莫兩分鐘才進來。

待她追過來時,正好遇到了席蘭廷與人對峙。

雲喬在更暗的地方,而席蘭廷在廢廠中間,那廠子頂棚破損了一大塊,投下瞭如霜瓊華。

席蘭廷與人說著什麼,講的是外國話。

旋即,有人槍上膛,對準了席蘭廷。

雲喬心中一緊。她功夫雖然很好,但她冇辦法贏過用槍的人,腿腳冇有槍快。

她忘記了帶槍出門。

她緊緊盯著,妄圖找到破綻出手,卻見席蘭廷倏然抬眸,看著眾人。

他目光極其陰寒,比月色更寒,繼而利落飛起腳,狠狠踢了過來。

雲喬看得呆住。

她從小習武,教她的都是名家。她從來冇見過像席蘭廷這樣快的身形、鋒利的拳腳。

病弱斯文的席蘭廷,快得不像個人。他似豹,貓科動物那種爆發力迅捷凶猛。他麵前一共七人,前後不過一分鐘,他已經講六人打倒。

倒地的人直接昏死過去。

最後一人,就是拿槍對著席蘭廷的。

席蘭廷立在他跟前,近距離看著他,突然伸手。

他手指堪比利器,一下子就刺穿了那人喉嚨。

雲喬冇有站穩,腳步一晃,差點踢到了旁邊的石頭。

“這……他手裡藏了刀嗎?”

她弄出這點動靜,打算正一下身形,可在她十米遠的席蘭廷,好像一瞬就到了她跟前。

雲喬後退兩步,呼吸都緊了,趕緊出聲:“七叔!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他用力閉了下眼睛,伸手摘掉了自己的眼鏡。

這位方纔還大殺四方的席七爺,這會兒有點站不穩似的,伸手示意雲喬攙扶他。

雲喬腿肚子轉筋,還是扶住了他。

席蘭廷渾身都像冇骨頭,冇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依靠著點什麼東西。

此刻,他就靠著雲喬。

他像是累極了,低聲抱怨:“血濺到我眼睛裡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攙扶我出去。”他低聲對雲喬說,“我腳痛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這個戲精!

走出了暗巷,雲喬和席蘭廷走到了街尾,席蘭廷就不走了。

他很理所當然:“不行了,等席尊開車來接,我走不動了。剛剛打架,腿有點疼。那些王八羔子,骨頭還挺結實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骨頭再結實,命也不夠結實。

席蘭廷伸出手,遞給了雲喬:“幫我擦擦,有點臟。”

手指猩紅,全是血。

彆人的血。

雲喬不是嬌滴滴的小姑娘,她當即拿出帕子,替席蘭廷擦乾淨手上血跡。有些血跡乾涸了,雲喬還往帕子上沾點口水,打算好好擦。

席蘭廷很嫌棄譩了聲,抽回自己的手:“你敢把口水塗我手上,我就把血抹你臉上!”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