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40章

-

在座三人,誰也不是遵紀守法的良民。

祝禹誠怕是氣糊塗了,纔會罵席文潔“無法無天”。要論起無法無天,誰又比得上青幫?

青幫大公子說這話,雲喬怎麼想都覺好笑。

“……你不疼了?”祝禹誠問她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絕對是故意的!

到了醫院,雲喬整條手臂的衣裳、祝禹誠的手和袖口,全被雲喬的鮮血染透。

李泓聽到護士的話,急匆匆出來,瞧見了這一幕,一時無言以對。

傷口長達五厘米,幾乎撕開了雲喬整個上臂。再偏一點,這子彈擊中的就是她心臟。

“膽戰心驚!”李泓一邊清創縫合,一邊感歎。

打了麻藥,雲喬無知無覺,她不解反問:“什麼膽戰心驚?”

“這傷口。”李泓道,“差一點,大羅神仙也救不了你……”

頓了下,他嘟囔,“不對,你自己就是大羅神仙。”

雲喬失笑:“我要是大羅神仙,就不會這麼慘了。”

“七爺知道嗎?”

“還不知道。”雲喬笑道,“若知道了,肯定得罵我。”

李泓:“……”

七爺哪裡捨得罵?隻怕七爺心疼都來不及呢。

傷口處理完畢,雲喬和祝禹誠在醫院門口分開了,她乘坐薑燕瑾的汽車回去。

可能是失血比較多,雲喬闔眼打盹的功夫,居然真的睡著了。

薑燕瑾再考慮搬出席公館,順便跟席家說清楚,薑、席冇有聯姻的可能,免得席文潔像條瘋狗咬他姑姑。

他輕輕歎了口氣。

雲喬回到了家,在岔路口遇到了席尊。

席尊特意等她。

這次席蘭廷出門,去的不遠,大概明天就會回來。跟著他出門的是席榮,以及負責生意的席長安。

席尊留在家裡。

哪怕七爺不叮囑,他們也有義務照顧好雲喬小姐。

聽聞雲喬小姐被打了一槍,席尊很擔心七爺回來罵死他,又擔心雲喬,故而在這裡等著。

看到雲喬臉色不佳,席尊道:“您放心,七爺會替您討個公道。”

雲喬點點頭:“那就多謝七爺。”

她回四房去了。

剛剛回來,更下臟衣裳,雲喬打算躺一躺,就聽說席督軍來了。

四房眾人嚇一跳。

席文瀾急忙對父母說:“今天在外麵吃飯,雲喬和文潔打了起來,雲喬打了文潔巴掌,還弄斷了文潔的腕子。”

席四爺:“……”

杜雪茹一瞬間暴怒:“她真是會惹事!”

督軍踏入了屋子,杜雪茹和席四爺心中有愧似的,急忙向他賠罪。

“雲喬呢?”席督軍問。

杜雪茹看他的樣子,非常著急,卻不像是來問罪的,心中有點狐疑:“雲喬她在樓上,大哥……”

“我見見她。”席督軍說。

杜雪茹看了眼席文瀾:“文瀾,你去叫雲喬下樓。”

席文瀾哦了聲。

席四爺站出來:“大哥,雲喬若是犯了錯,你罵我們,可彆打孩子。”

“雲喬冇犯錯,是文潔那糊塗孩子,她不知輕重。我代文潔向雲喬賠罪來了。”席督軍道。

席四爺:“……”

他不太理解這話似的,怔怔看著席督軍。

大哥從來都不是個溫和的長輩,孩子們犯了錯,哪怕是二房的,他也照抽。以前二房的侄兒在外麵闖禍,席督軍解下皮帶抽了他兩鞭子。

怎麼到了雲喬這裡,他突然說“賠罪”?

孩子們吵架,他一大督軍摻和又算怎麼回事?

席四爺糊塗了,杜雪茹更是一頭霧水。

雲喬很快下樓了。

她披了件櫻紅色纏枝海棠小襖,一邊肩膀披著,像不能受力的樣子。

“督軍。”

“雲喬,咱們能否借一步說話?”席督軍問,“去老夫人那邊坐坐?”

雲喬聽了,也略感意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