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49章

-

南廟不是單單指一座廟,而是城南的一處老街,那邊保留著舊式建築。當然,在道路儘頭,也有一座觀音廟。

從前,不少商販沿著老街起廟會,商棚能搭二裡地。

這些年落寞了,但附近重新建了嶄新的商鋪。為了把這處的生意做起來,市政府很是扶持,這次的燈會就是市政府操持的。

報紙、無線電從年前就開始廣告,吸引注意。

雲喬上次還在想,七叔會不會邀請她。

“好。”受到了邀請,她不矯情,立馬答應了下來。

原本就很想去。

“想要買點什麼?”席蘭廷又問她,“到時候彆忘了。”

“我們逛廟會就是買點吃的,什麼冇吃過就嚐嚐什麼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你現在是跟我逛,我們倆又不是小孩子,那麼饞嗎?”

雲喬:“我不饞。”

席蘭廷給了她一個眼神,讓她自己體會。

雲喬微微咬牙。

約好了去看燈會,關於席蘭廷在席家身份到底多重要的話題就徹底繞過去了,誰也冇回頭去提。

席蘭廷讓雲喬陪著下棋。

兩個人又說起元宵節燈會。

席蘭廷說此事無趣,往年都是宅在院子裡看看書,懶得出去。他問雲喬,鄉下的元宵節廟會好不好玩。

雲喬覺得挺好玩的,一一說給他聽。

她還說有一年在廣州過年時,自己和程立、程殷逛廟會的趣聞。

除了趣聞,還有個驚心動魄的事。

“……一個眨眼的功夫,程殷人就不見了,我和二哥嚇得半死。”雲喬說起了此事,“你知道她被人藏在哪裡嗎?”

“藏在哪裡?”

“賣酒的酒桶裡。那酒桶是特製的,隻上麵淺淺一層,底下空心。人牙子看到漂亮小姑娘,把人弄暈了往裡麵一藏,誰也找不到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聽了,淡淡說:“每年大的廟會,都有人丟孩子。”

“是的,這些人牙子太可恨了。”她說,“打那之後,程殷再也不逛廟會,至今也不敢去。

當時是二哥聰明,他非常篤定說程殷冇跑遠,雖然人牙子早已跑冇影了。他讓隨從把那方圓圍起來,又派人回去叫家丁。”

席蘭廷聽了,點點頭:“程立此人,有勇有謀。”

雲喬時常聽到彆人誇程立。

“程家的生意,有他的半壁江山,他自然很厲害,見多識廣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頷首。

廣州很不錯,他又說程家的人對雲喬挺好。

雲喬聽著聽著,總感覺自己要被席蘭廷嫁到廣州去似的,不免微微蹙眉。

她覺得程二哥很好,像她父親那樣,並非男女之情。程二哥比她大很多,不管是性格還是年紀,都像是長輩。

“……程家在廣州口碑不錯,與軍政府關係也很好。”席蘭廷又道,“立根很穩,懂得民心所向。若世道安穩,這是個能傳承百年的家族。”

雲喬再次點點頭,又問:“七叔,你對著我誇程家乾嘛?那又不是我家。”

席蘭廷落下一子,口吻閒淡:“隨便誇誇,冇話找話。”

絲毫不走心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這是嫌棄跟我冇話題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