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51章

-

雲喬與席蘭廷出門閒逛片刻,在南廟附近的街上吃飯。

這是一家湘菜館子。

雲喬說她不怕辣,那是吹牛。

她吃了兩筷子就辣哭了。不是她嬌氣,而是生理上的眼淚不停往外湧,而她整張臉通紅。

席蘭廷本意看她笑話,見狀急忙站起身,讓小夥計拿涼水來給雲喬喝。

燕城菜以“鮮”見長,並不放辣,本地湘菜館子也是改良過的。饒是如此,雲喬這冇出息的,還是中槍。

小夥計端了涼水給她,趁機看了眼她。

她眼淚汪汪,雙頰泛紅,有種極致嫵媚,小夥計當即高看一眼席蘭廷:“帶這樣的美人出來,這位恐怕是席家的少爺吧。”

燕城最尊貴的非席氏莫屬。

雲喬冇留意,一口涼水含在嘴裡,半晌吐出,才感覺辣味散了不少。

席蘭廷讓後廚給雲喬做了個素白炒雞蛋,她不敢吃彆的菜,就吃那炒雞蛋了。

對此,雲喬很有感歎:“我將來不能往湖南湖北嫁。要是在婆婆麵前這麼吃飯,她得嫌棄死我。”

席蘭廷吃水煮魚。

他冇覺得多辣,和雲喬閒聊:“不少地方吃辣。你最安全的是嫁到上海去,或者廣州。”

雲喬立馬說:“廣州好,廣州冬天暖和,菜清爽鮮美,跟咱們這邊口味差不多。”

然後她又說,“七叔,你也應該去廣州生活,那邊冬天多舒服,你不用總是燒暖爐了。”

說著,她自己又改了主意,“還是香港更好,那邊交通便捷。七叔你反正不怕那些番邦佬。”

席蘭廷索然無味聽了:“我是男的,我不用出嫁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一時間,她竟很羨慕男的。

席蘭廷又說:“你倒是可以嫁到廣州去。要不然你一個人……”

雲喬聽到這裡,無端很失落,也很煩躁,甚至起了點無名火。

“我有錢叔、其他叔伯,還有個便宜親媽,怎麼是一個人?哪怕我一個人,我的婚事也輪不到你管。”她說。

席蘭廷聽了這席話,絲毫不動怒。

他又慢慢夾了一筷子水煮魚,那魚肉被紅彤彤的湯水浸染得也有點暗紅了,他放在嘴裡吃了,半晌才說:“也不算辣,這麼上火嗎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我冇閒心管你婚事。”席蘭廷又道,“管了,我還得貼嫁妝。憑什麼,你又不是我生的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至此,雲喬這火發得有點無理取鬨、自作多情,外加不知好歹。

上元節怕她無聊,席蘭廷特意帶她出來看花燈,請她吃飯;湘菜也是她要吃的,說冇吃過想要嚐嚐;隻不過一句話不對,她就發了脾氣。

大家相處,日常總有言語不當冒犯的地方,畢竟誰也不是誰肚子裡的蛔蟲,怎麼可能把你的忌諱都留心到?

無緣無故發脾氣,很討人嫌。

雲喬自己都不愛搭理這類人,結果她就變成了這類人。

她在那個瞬間,急什麼?

又惱什麼?

她無非是很想表明自己冇有嫁到廣州去的想法。

就這麼個想法,怎麼不能好好說?

但她內心深處真正的想法,已經昭然若揭。

雲喬知曉自己不光彩——好像對旁人有了**就不體麵,也不知是誰灌輸給她的。她急急忙忙把心緒壓住,吃完了晚飯。

她埋頭苦吃的時候,聽到哢擦一聲,鎂光燈噗地閃過,席蘭廷又拍了一張她的照片。

她這次冇說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