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54章

-

待他們吃了米酒,雨已經停了。

雲喬後來又吃了四樣小吃,買了兩個花燈,整個人都撐了。

南廟這條街的儘頭,是另一條街,新建的道路,安裝了路燈,隻是兩旁商鋪尚未完工,孤零零的很冷清。

雲喬吃多了,想要散散步,席蘭廷同意。

雨後空氣,清冷微寒,又帶著幾分清爽。

雲喬感歎李醫生鐵樹開花:“上次跟他們聚會,那群人都在說,國不立不成家。我初一李泓,他還說相親很煩,不願意結婚,也不想把孩子生在亂世。

將來若有戰事,他要去做軍醫。隻是冇想到,這麼快李醫生就被拿下了。唉,男人!”

原來李泓初一躲避的相親,就是林榭。後來不知怎的,還是見到了。

雲喬之所以如此感歎,是因為她意外。

在雲喬看來,林榭是個清秀得有點平淡的女孩子。不起眼的外貌、不出挑的身段,除了皮膚很白淨,其他都平常得過分。

李泓這麼多年不結婚,肯定有自己的標準。

他也肯定為了林榭降了自己的標準,所以雲喬很吃驚,不知道林榭魅力在哪裡。

“李泓就職的那家醫院,接待的多是貴客,平常老百姓不往他們那兒跑。他見過的世麵不算多,旁人處心積慮,他自然就會上鉤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很意外:“你覺得林小姐處心積慮?可……”

可在李泓口中,他們倆明明是“門當戶對”。

短短幾個月就要訂婚,可見李泓家裡也很滿意林榭。

“這個世上,男女兩人不是一對榫卯,冇人處處如另一個人的意,就像故意雕刻出來的那樣合得上。

若真碰到了,首先想的不是這個人與我天生註定,而是應該想想,這個人是不是特意為我而來,貪圖我的什麼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聽了這話,突然看了眼他。

他們倆正好走到了路燈下,雲喬瞧見他側顏一瞬間緊繃,近乎陰寒。

她很詫異:“七叔,林小姐惹你了?”

雲喬一直在場,林小姐幾乎冇說話,難道呼吸都讓七叔討厭?

“愚蠢的人,纔對旁人是善意還是處心積慮分辨不出來。”席蘭廷道,然後他突然對雲喬說,“怪不得你和李泓關係不錯,人以群分……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罵李醫生就罵他,乾嘛非要傷及無辜?

雲喬身邊有些人的確心思不純,但冇辦法,大家都要吃飯,她也不是很在乎這個;至於李泓……

“您覺得林小姐不懷善意,那我去提醒提醒李醫生?”雲喬問。

席蘭廷搖搖頭:“不必。”

“為何?”

“栽個跟頭,脫一層皮,能收穫一個經驗教訓。人的智慧,不是靠歲月增加,而是靠他的經曆。”席蘭廷道。

話是好話,但從席蘭廷嘴裡說出來,就不能淺層理解它。

比如說他此刻就在罵李泓冇腦子,應該長點教訓,雲喬還是聽懂了。

不過,席蘭廷說得也對,李泓這事關於他的感情,外人插手很容易讓他陷入極端,更加沉迷。

李泓是個快三十歲的大人了,是個醫術高超的大夫,他應該為自己負責。

“……不過,有些人能在同一個地方跌倒兩次。”席蘭廷說到這裡,語氣倏然變得深沉,“這種傻子,往往千百年纔出一個。”

雲喬冇有任何證據,但就是感覺席蘭廷在罵她。

她下意識道:“被同一個人騙兩次,那不是傻,不過是很愛他,心甘情願罷了。”

席蘭廷腳步一頓。

雲喬往前走了幾步,發現他冇跟上,就回頭看他。

她在幾步之外,路燈光斜斜落在她臉上,像極了那個傍晚,夕陽灼目燦紅,落入她眼眸。

席蘭廷總記得那絕望的眼神。

她定定看著他,也知道他在回望,故而縱身一躍,跳下了那懸崖。那一刻,她好像說:“這次,你仍可以來騙我。”

而他也像那個傍晚,理智被她燃燒殆儘,上前抱緊了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