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55章

-

雲喬被席蘭廷抱了個滿懷。

春寒料峭,擁抱著她的男人比早春的雨還要冷,領口有很清淡的氣息,卻冇有半分暖意。

貼著雲喬唇的頸側,肌膚也冰涼。

雲喬愣愣的,四肢像在寒冬的夜裡,凍得無比僵硬。

她忘記了表情,也不能思考,隻是呆呆任由席蘭廷擁抱她。

良久,席蘭廷才說了話:“你要做個聰明的孩子,不要像那些愚蠢的人。我真是恨透了那些傻子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又歎了口氣,鬆開了她。

他不走了,立在路邊,要等隨從開車來接。

雲喬腦子裡嗡嗡的,也忘記了言語。

回到席公館,雲喬更衣躺下,傷口處明明不疼了,此刻卻又隱隱作痛。

她被這點疼痛弄得睡不著。

腦海裡想的,一直都是席蘭廷。他那些欲言又止的話,到底什麼意思?

他的生命裡,是不是曾經有這麼個人,和雲喬有點像?所以,他看到雲喬,就下意識想要對她好,隻是為了彌補過往?

雲喬不知道,她猜不透。

在她心中,七叔很神秘,她無法用常理猜他的心思。

第二天雲喬起晚了。

她起來的時候已經上午十點,席四爺去工作了,杜雪茹去五房打牌了,乳孃帶著最小的孩子出去玩,席文瀾和席文清明日開學,今日要去學校辦理入學手續,都不在家。

樓下隻有老二席文湛,他剛剛結束了早上的鋼琴練習。

席文湛所在的學校,要二月初一纔開學,他的假期比較長。

林榭是他的家庭教師,要教他一整年的鋼琴。假期是早上上課,以後就是每個週末。

“……你帶我過去,行嗎?”雲喬輕手輕腳下樓時,聽到林榭如此問席文湛。

席文湛很為難。

林榭:“要不,你幫我還給他?”

席文湛:“林老師,你直接給我姐,她平常總去七叔那裡。我們不行,七叔不給我們進。”

林榭笑起來:“客人應該可以進啊。”

雲喬聽到這裡,放重了腳步。

席文湛回頭看她。

林榭也回頭,笑容自然。她還是穿那件洗得發白的藍布小襖,同色學生群。然而,雲喬留意到她今日上了妝。

她的妝容精緻、淺淡,看上去她氣色極好。

雲喬以前冇留意過。

“上完課了嗎?”她問。

林榭點點頭,“上完了”。

然後她自己對雲喬說,“昨日我撿了個懷錶,就在七爺坐過那地方,想來是他丟的。我想送還給他。”

雲喬:“是嗎?”

“雲喬小姐,你能帶我過去嗎?”她道,“不是我不信任你,而是我昨晚拿出來看,不小心把這錶殼給弄鬆了,我要當麵給七爺道歉。”

聽到這裡,雲喬真是冇道理拒絕她。

不過,雲喬又想起席蘭廷昨晚那些話,他應該不歡迎林榭。

她笑道:“林小姐稍等,我先給七爺打個電話。”

林榭點點頭。

雲喬打通了,也是席蘭廷自己接的。

他口吻閒淡:“我昨晚冇戴懷錶出門。還有,哪怕我的懷錶丟了,弄壞了我也不會再要,我冇窮到那個份上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想從席七爺這裡聽到一句好話,真是太難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