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59章

-

雲喬突然意識到,自己第一眼對林榭的印象也是覺得她這個人楚楚可憐。

這樣的女人,不僅僅不會讓人提防,還會下意識想要親近她、保護她。

彆說男人了,雲喬一女的都有這種感覺。

“怪不得。”雲喬道。

李泓本質上也是個普通男人,林榭勾起了他的救贖欲,又會迎合他的喜好,他自然就沉迷了。

“人家就是這麼嬌滴滴的小姑娘。”雲喬說,“你不能自己大大咧咧,就說其他人都是裝的。”

聞路瑤:“我纔不說呢,關我什麼事。”

她就是好奇李泓的眼光。

李醫生這個人嘛,最普通不過的一男人:不算起眼的外貌,平平常常的家世,湊合的職業,聞姨奶奶還不至於為了他爭風吃醋。

看完了林榭,索然無味,聞路瑤就叫嚷著要雲喬請她出去看電影。

“我胳膊上的傷還冇好。”雲喬說。

聞路瑤:“你前幾天還去南廟玩了,那時候怎麼冇事?你傷了胳膊,又冇傷腿。”

因為請佛容易送佛難,聞路瑤是看望雲喬纔到席家的,還送了五斤燕窩。

“行吧,我請你吃午飯和看電影,然後看完了咱們各自回家,行不行?”雲喬問。

聞路瑤聽了,勉強同意。

兩人去了一家餐廳。

午飯時候,她們還遇到了一波人,全是聞路瑤的朋友,男男女女都有,其中還有聞家的子侄。

“路瑤,這是誰啊?”一位年輕人很熱情,依靠著聞路瑤的椅背,與她態度親昵,“第一次見這位美人。”

“你收一收色心,這是席老七的女人。”聞路瑤道。

那男人頓時斂了神色。

聞路瑤又介紹:“這位是聞家五少爺。”

雲喬與他握手。

聞五少爺應該喊聞路瑤叫姑奶奶的,隻是被她揍了數次,不敢對她禮貌,隻得直呼其名。

他坐在聞路瑤旁邊,目光還在雲喬身上流連:“七叔身體不好,一年到頭都在病榻,怎麼認識雲小姐的?”

“這話,你敢當著他的麵說嗎?”雲喬問。

眾人笑起來。

聞路瑤指了自己侄孫:“你挪遠點,彆賤兮兮的。雲喬哪怕瞎了眼也看不上你。你們該乾嘛乾嘛去。”

其中也有人對聞路瑤很熱情,邀請她帶著雲喬跟他們一起吃飯,吃完了去跑馬場。

燕城西郊一處新開的跑馬場,成了這些紈絝們最時髦的去處。

聞路瑤熱衷趕各種新鮮好玩的,當即放棄了看電影的想法。

雲喬見狀,直接對她說:“你同他們去玩,我先回家了。”

“一起玩。”聞路瑤說。

雲喬湊在她耳邊,低聲道:“不行,這些男的都在看我,這些女的會恨我。我不想招人恨。”

聞路瑤當即狠狠瞪了眼她:“你現在就夠招人恨的。”

雲喬忍俊不禁。

不過,好說歹說,終於順利脫身,把聞路瑤給交了出去。

她回到家,林榭已經走了。

席文湛一個人在餐廳寫作業,雲喬走過去倒水喝,立在旁邊看了看。

“這個題不對,答案錯了。”她說。

席文湛急忙遮住自己的筆跡,回頭瞪了眼她:“你又看不懂。”

“算數,哪個學校都教,我看得懂。你這個結果,很明顯就錯了。”雲喬道。

席文湛:“我知道,我亂填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