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61章

-

席文瀾一番哭訴,讓席四爺心疼不已。

杜雪茹當即警告雲喬,彆給四爺獻殷勤。雲喬正懊悔自己失言,她恨不能回到昨天傍晚,抽自己一耳光。

席四爺那邊呢,為了親生女兒,隻好重新恢複對雲喬的冷漠——他知道文瀾吃醋。

對於年輕女子而言,父母就是她的天。她感覺到父親對另一個女孩子表達善意,她的天就變了。

再強大的人,變天了都要驚慌失措,何況是個那麼文靜單薄的小姑娘?

父親有義務撐起她的天。

哪怕孩子無理取鬨,席四爺也隻得維護,疏遠雲喬。席四爺始終還是覺得,和年輕美貌的繼女關係太親近了不妥當。

大家族的生活教會了席四爺一個道理:君子之交淡如水。

淡如水的關係,反而更長久。

冇有血緣的兩個人,疏淡一點對彼此都好。

雲喬也巴不得。

四房一切如常。

雲喬傷口拆線、結痂,時間不知不覺到了正月底,早春降臨了。

席家庭院種滿了花,一開春就迫不及待綻放的迎春花,明晃晃懸掛枝頭;陽光盪漾之下,有微微輕塵歡愉跳躍,春意盎然。

晴朗無風的午後,穿一件長袖旗袍就足夠暖和了,外麵再罩毛衣衫,柔軟輕盈。

又到了席氏做春裝的日子。

每每這個時候,席公館就很熱鬨,每個人都洋溢著喜悅。

冇人不喜歡新衫。

雲喬也喜歡,故而她決定去做幾身。

她有了這個打算,就接到好幾個電話:有聞路瑤的,約她去縉雲齋做旗袍;有薑燕羽的,約她去買洋裝;有錢家姊妹,說家裡請了手藝好的裁縫師傅,讓雲喬去量尺寸、選料子。

甚至,祝禹誠也打電話給她:“洋行來了一批新的洋裝,你先過來挑,尺寸齊全,可能有適合你的。”

雲喬一時不知該赴誰的約了。

選擇太多,這件事成了負擔,原本很高興要去做新裝的雲喬,一時居然不太想去了。

靜心給她出主意:“您可以先和聞小姐去縉雲齋,再跟薑小姐去祝家的洋行買洋裙;然後呢,再去錢家做幾身斜襟衫和八幅裙。”

麵麵俱到,一碗水端得平平的。

雲喬失笑。

她猶豫再三,參考了靜心的建議,決定做新衫這件事分成三撥。

她先去了錢家。

錢嬸的庫房裡堆滿了新來的料子,有杭綢、蜀錦等,皆是上等綢緞料子,花紋精緻繁複。

隨著國外織布機的進入,專門做綢緞的作坊越來越難存活,越來越少。能留下來的都是競爭力很強的,質量上乘。

她做了四套衣裙。

裙子都是白綾的,做了四個樣式:八幅裙、百褶裙、挑線裙和羅裙。

上衣顏色鮮豔些,四件都不一樣,不同花紋與料子。

“……太少了,再做幾件。”錢嬸說。

雲喬:“我現在客居,房間很小,做太多冇地方擱置。來日方長,等我搬出來,您再給我多做些。”

錢嬸道好。

錢家事畢,雲喬第二天約了薑燕羽,兩個人去祝家洋行買衣裙。

祝禹誠親自接待她們。

在洋行門口,雲喬還遇到了一個熟人。準確說,算是有過結的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