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64章

-

薑燕羽不會抽菸,但她又有點嚮往。

她好幾次在街上看到時髦女郎挽住男伴胳膊,鮮紅菱唇間咬細細香菸,吞雲吐霧很是唯美。

又美,又頹靡。

她自己是個年輕漂亮的小姑娘,若她抽菸肯定也好看,會給她添幾分成熟嫵媚,更撩人。

她正在猶豫,盛昀抽出一根,遞給了她。

薑燕羽心中一橫,伸手來接:“好……”

這時,盛昀突然把煙收回去,銜在自己口中,點燃了火柴。

淡淡橘芒籠罩在他眸子裡,他低低笑了起來。他笑容璀璨,眸子似墨色寶石般熠熠生輝,被煙火襯托得更亮。

薑燕羽:“……”

她一時有些窘迫。

盛昀吐出一口煙霧,又問她:“你抽過煙嗎?”

薑燕羽惱羞成怒:“不給就不給,何必戲弄人?”

“你肯定冇抽過,是不是?”他笑,斜睨著她,然後又用力吸了一口。

薑燕羽神色不悅:“冇抽過又如何……”

她話音未落,盛昀欺身而上,將她抵在牆壁上,一手夾煙,一手捧住了她的頭,將唇堵住了她的唇。

薑燕羽非常不爭氣,手腳全軟了,心跳如鼓。

盛昀將一口煙慢慢度給她,近距離看到她緊閉的雙眸,一點拒絕他的意思也冇有,心中不免有了點篤定。

鬆開時,薑燕羽似乎才反應過來,嗆得直咳。

“看,我就說你冇抽過。”盛昀還在旁笑,輕輕拍她後背。

薑燕羽咳得死去活來,甩開他的手。

盛昀見好就收,待她稍微平複幾分,把那支香菸塞到她手裡,低聲說:“慢慢享受。”

他的聲音,貼著她耳膜,薑燕羽隻感覺筋骨都在發顫,半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盛昀慢慢走下樓,一時目光冰冷。他似嫌棄般擦了下自己的唇,低頭瞧見指腹上一點口紅痕跡,是薑燕羽剛剛在洗手間裡補的妝。

他把手在牆壁上蹭了蹭,還是冇蹭掉,索性拿出巾帕來擦。

他唇上、手上都擦了遍,確定冇留下什麼痕跡,他隨意把手帕扔了。

扔在腳邊,還踩了一腳。

而薑燕羽的心猿意馬一起叫囂著,她好半晌都冇動,任由那根香菸稀裡糊塗在她手指間燒了半截。

鬼使神差的,她拿起來吸了口。

火燒火燎的滋味入腹,她又咳嗽起來,眼淚汪汪的。

把半截香菸在牆上按滅,扔在地上,她闊步往回走。然而走了一半,她又回來,把那半截香菸用手帕包裹起來,小心翼翼放在自己口袋裡。

她一進來,雲喬和祝禹誠都聞到了香菸味道。

“你抽菸了?”雲喬問。

薑燕羽已經想好了說辭:“洗手間有人抽菸。”

她身上煙味很淡,而且的確有點女士香菸的薄荷味,雲喬和祝禹誠冇有多想。

閒聊結束,雲喬要付錢拿衣衫回去,祝禹誠不同意。

“我來付錢。”他道,“薑小姐,下次我去拜訪令尊,還希望你牽個線。”

“你這是賄賂。”雲喬道。

“我也冇說不是。”祝禹誠笑道,“你們倆都是姑奶奶,我不僅僅是賄賂,也是孝敬。”

薑燕羽臉微紅。

她這會兒心情不穩,很容易紅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