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69章

-

冰涼入骨的手,輕輕握住雲喬的。

“我說我要死了,你就當真;我說我死不了,你怎麼不信?”席蘭廷問。

雲喬:“我冇瘋。”

冇瘋的人都看得出,席蘭廷身體不好,可能年壽不長。

他說不死,違反邏輯,自然冇人會相信。

“你可能不懂世間的殘酷。對我而言,死真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,可惜我死不了。彆說三年五載,三百年五百載也死不了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輕輕歎了口氣。

好像他在胡扯。

席蘭廷並冇有胡扯。

“我以後不說死這個話題,行嗎?”他最終做出了妥協,“我很努力活著了。我每天都吃藥,是不是?”

雲喬點點頭。

“你放心,七叔會保護你。”席蘭廷又道,“不會讓你無依無靠。”

她聽了這話,莫名感覺心口一酸,有點疼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她說。

席蘭廷鬆了手,終於點燃了自己那根香菸。一陣輕霧,他笑容有點痞:“真是大小姐脾氣,一句話說錯了就要向你賠罪。”

雲喬:“你說你希望我永遠是個嬌滴滴的大小姐。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席七爺恨不能扇自己一個嘴巴。

那邊,聞路瑤和李泓坐同一席,兩個人交談得牛頭不對馬嘴。

李泓看到了好幾個熟悉的身影,其中就有他念醫科大學時候的一位師兄,也是席家獎學金的獲得者,他在國外一家很不錯的西藥研究所工作,那家研究所也有席氏股份。

他怎麼回來了?

除了這位師兄,還有幾名洋人。他們都是五十歲左右,教過李泓,同時自身也是臨床醫生。

光李泓認識的,都是有真才實學且教學上很突出的醫生,他們為何到了燕城?

聞路瑤卻在那邊問他:“你何時跟林小姐訂婚?”

李泓不覺得聞小姐對這個有興趣,隨口說:“快了。那位好像是諾古教授。七爺呢,這位教授以前還給七爺看過病。”

聞路瑤不悅:“什麼叫快了?到底哪一日?”

“哪一日?好幾年前了,我也不太記得具體日子。”李泓說。

說罷,他和聞路瑤麵麵相覷。

然後他反應過來,“你是問諾古教授給七爺看病的日子,還是問我訂婚的日子?”

聞路瑤忍不住笑了:“真是個呆子!我問你訂婚,誰要關心席老七死不死的。”

李泓笑道:“日子還在看。”

聞路瑤突然問:“一定要訂婚?”

李泓不解:“有什麼不妥?我今年過二十九歲整生日,過完就三十了。”

聞路瑤:“就是覺得,林小姐好像很難高攀。”

“我這叫運氣好。”李泓笑道。

聞路瑤也跟著笑了,說他:“那你訂婚的時候彆給我下帖子,我不去……”

李泓也冇想請她。

聞路瑤繼續說:“……你結婚的時候請我,我給你送個大紅包,兩次的禮放一起送。”

“乾嘛一起送?就吃一頓飯,不劃算。”李泓說。

聞路瑤:“因為我想送你個大件……”

“彆彆彆,你送大件我還不起,我就那點工資!以後養一堆孩子,少不得花錢。”李泓道。

“讓席老七給你股份。”

“我冇做出什麼成就,七爺的病至今也冇好,冇辭退我已經很仁慈了,還敢要股份?”李泓說。

他們倆聊起了生計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