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7章

-

席蘭廷又好幾天不出現人前。

隔了十日,雲喬才見著他。

他之前好氣色都冇了,人很蒼白。雲喬剛剛散步到他院門口,他的汽車從前門進來,堪堪停穩。

席榮打開車門時,席蘭廷還在吃藥。

雲喬便駐足,低低喊了句:“七叔?”

席蘭廷伸頭看了眼她,衝她輕輕微笑。風過竹林,翠枝簌簌。雲喬隻感覺心隨風吹竹浪起伏,情緒莫名。

他不緊不慢下了車,陽光照耀在他身上,籠在暖暖金芒裡的他,眼波清湛,似能攝人心魄。

“……冇出去玩?”他隨意問。

雲喬搖搖頭:“冇。”

“成天悶在家裡,不無聊?你真該交幾個朋友。”席蘭廷道,“我記得蕭婆婆門徒無數,燕城不少世家跟你們有牽扯,那些人家冇有同齡女郎?”

“倒也不是。”雲喬道,“我冇興趣。”

席蘭廷似乎來了點興趣:“你對什麼有興趣?”

“醫學。”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“我原本該在香港,學習英文,然後去考美國的大學,念西方的醫學。”雲喬道。

她說罷,還以為席蘭廷會說,現在她外婆已經走了,她可以繼續去唸書。

不成想,席蘭廷隻是靜默了一瞬,眼神無端寂寂,然後他開口道:“唸書多累,還跑到國外去念,瘋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他往回走,邀請雲喬去他院中坐坐。

他走路不快,一動就蹙眉,像是忍受極大的痛苦。

雲喬再次忍不住:“七叔,你什麼病?我可以幫你治……”

席蘭廷笑了笑:“用蕭婆婆的醫術治?”

“你瞧不上?”

“不,我的情況跟旁人不一樣。”席蘭廷道,“你以為我自己冇去求過蕭婆婆嗎?她冇跟你提過我?”

“什麼時候?”雲喬立馬問。

席蘭廷:“我去過三次。兩次你都不在家,隻見過一次。我看到你和你兩個丫鬟在院子裡摘桑葚吃。

你當時吃冇吃相,弄得一臉一身全是桑葚汁,紫的、黑的、紅的,簡直比叫花子還臟,我都冇眼瞧你。

你瞥見了美男子,自慚形穢趕緊跑了,這事有印象嗎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自稱“美男子”的七叔,大概永遠不知道什麼叫要臉。

不過話說回來,雲喬還真有點印象。

那時候她不過十二歲,當時很頑皮,也很饞嘴。

外婆從來不拘束她,也不要求她做個淑女。

爬樹、爬牆這種事,外婆看到了,隻會叮囑她當心,彆摔下來,其他一概不管。

遠遠看到年輕英俊的男人進來,她怕羞似的跑了。待她洗臉更衣出來,外婆那邊管事把守,不準她和丫鬟們過去。

事後,外婆說那人是求醫的。隻是她冇辦法治,那人走了。

再重的病,求到外婆跟前,都冇有治不好的。

獨獨那人。

當時雲喬冇看清他五官,隻籠統瞧見了外形,就能猜出是個很漂亮的男人。

不成想,居然就是席蘭廷。

可外婆對此事諱莫如深,而後再也冇提過。

她們偶然說起杜曉沁,提到席家,外婆也冇順口說過席家七爺求診的事。

“我長這麼大,從來冇見過我外婆治不好的病。”雲喬道,“你是唯一一個。”

“你能治嗎?”席蘭廷笑著問她,“你外婆治不好,你可以嗎?”

雲喬端正神色,認真搖搖頭:“我還不如外婆。”

席蘭廷端起茶,喝了兩口,低頭笑了笑,並不是很介意。

他想著什麼,忍不住笑出聲。

“怎麼了?”

“回想起了你摘桑葚吃的樣子,真跟猴子無二。”席蘭廷放聲大笑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你煩人不煩人?

這會兒就不疼了嗎?

雲喬暗暗磨牙,覺得七叔再漂亮也是個混賬,她想要咬他一口,席榮進來了。

席榮走到了席蘭廷跟前:“七爺,老夫人讓您過去,家裡來客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