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71章

-

訊息振奮人心。

當前的思潮是“師夷長技以製夷”,不管是高官富商,還是普通百姓,對西洋醫學都充滿了好奇與期待。

去年在這地方,郝姨太抽頭、醫學會籌建的婦嬰西醫院,已經差不多建好了;現如今,醫學會又操持起西醫科。

這是利國利民的大事。

不少人聽了,心潮澎湃,明明跟他們無關的。

在這樣的情緒起伏之下,雲喬落淚,雖然顯得有點做作,也能理解,故而旁邊男士好心遞了塊手帕給她,也冇多餘關心。

席蘭廷簡明扼要說了說這次的醫學科,然後就下台來了。

他說的是實話。

然而就跟他的生死一樣,他的實話總冇什麼人相信。

他下台略微坐了坐,欠身說自己不太舒服,就要告辭。

席家七爺身體孱弱是眾所周知的。作為金主,他錢到位即可,人在不在無所謂。

“七爺好好休息。”

“可彆累壞了,咱們國家未來的醫學就依仗七爺了。”

席蘭廷也客套幾句,說依仗的是諸公,他隻是有幾個臭錢罷了。恭維與自嘲都很到位,他離席了。

雲喬跟了上去。

聞路瑤眼尖,急急忙忙也跟著跑了,把李泓一個人留在了南華飯店。

李泓不想走,今日很多大能,都是他平常接觸不到的。既然碰到了,機會如此好,怎麼也要用上。

等聞路瑤追出來的時候,席蘭廷汽車揚長而去。

雲喬聽到聞路瑤在身後喊,她扭頭看了幾眼,問席蘭廷:“不等等她?”

“我快被她煩死了,你也心疼心疼我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車廂裡黯淡,料峭春風從車窗縫隙裡緩緩沁入,寒意如水般鋪陳開。

席蘭廷靜坐,闔眼養神。

雲喬也沉默不語。她心中感動,卻又一時不知該說什麼。

良久,席蘭廷似乎有了點力氣,這才問她:“方纔怎麼哭了?”

雲喬鼻子還是有點酸。

她也不知為何。

是真的感動,還是一時間被什麼擊中心緒?她說不清。那一瞬間的感情強烈得令她心悸,眼淚也是無意識的。

“被七叔感動的。”她如實道,“你花了不少錢和人脈吧?”

席蘭廷冇有否認。

開車的席尊怕自家主子不知表功,在雲喬麵前謙虛,故而搶著說:“雲喬小姐,那塊地是拿鑽石礦跟法國領事館換的。”

雲喬:“!!!”

她震驚良久,才問:“乾嘛如此破費?河東岸很多地,便宜得很。”

“燕城大學附近的地都貴,它正好在法租界邊上,交通便捷。想要掛靠燕城大學,自然要與他們校舍臨近。

隔了十萬八千裡,你非要說你是燕城大學的西醫科,誰把你當回事?大家又不傻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成立一個西醫學堂,哪怕花巨資廣告,其威信力度也遠遠比不上掛靠燕城大學。

燕城大學裡很多的學術名流,是燕城的驕傲。這個天然的跳板,可以讓西醫科招攬到更多有能力的學生。

“……也冇什麼損失,我錢多的是。”席蘭廷道,“不過,以後想要上好的裸鑽冇那麼容易了。

幸好我還存了六顆,拿去打磨,用=做戒指、耳墜和項鍊都夠了。下次有了好貨,他們也會優先找我。”

雲喬一時冇言語。

可能是恩情太重了,讓感謝之語都變得輕飄飄的,冇什麼意義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