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76章

-

錢叔留雲喬吃午飯。

徐寅傑冇臉冇皮的,賴著不肯走,也要在錢家吃飯。

錢叔和錢嬸兩口子都很厚道,不至於窺見徐家敗相立馬翻臉——比如祝龍頭對雲喬那樣。

隻是錢叔不再拿“徐家少主”的身份待徐寅傑,隻當他是普通朋友家的晚輩。

晚輩登門,自然有好飯好菜招待。

從預備吃飯開始,雲喬就在走神。她倒也不至於放空,但眾人還是看得出她心不在焉。

飯桌上,徐寅傑故意逗雲喬,提到了結婚的話題,就說:“那我將來想和雲喬結婚的話,倒插門可以嗎?我更喜歡燕城,一年四季氣候分明,不像香港,總是熱、更熱,稍微有點熱。”

眾人被他逗樂。

他坐在雲喬旁邊,是他非要擠過來的,雲喬順勢拿筷子敲他腦袋。

“癩蛤蟆想吃天鵝肉。”雲喬說。

錢嬸:“……”

雖然徐少厚臉皮,但自家姑娘也不是個謙虛的主兒。

“天鵝肉人人都想,癩蛤蟆憑什麼不能想?又不是比誰差,是不是錢叔?”徐寅傑笑道。

“天鵝不喜歡你。”雲喬說。

“那天鵝喜歡什麼樣兒的?”徐寅傑笑問。

雲喬就想起自己前幾天火急火燎想要買地蓋房子。

她真像隻雀兒,迫不及待想要搭建好自己的巢,在庭院裡種一棵梧桐樹,然後把驕傲的鳳凰引進來。

以前想去廣州,有各種各樣的理由:那邊氣候宜人;那邊有程家、程立和程殷等;那邊靠近香港,經濟繁華交通便捷;那邊是雲喬最早去過的大城市,她有點雛鳥情結。

然而留在燕城,隻因七叔。

她以前不知自己有程立和席蘭廷兩個選擇,而她已經無形中做好了選擇。

“天鵝喜歡鳳凰。”雲喬突然道。

她的夢一次次提醒她,席蘭廷很危險;而席蘭廷也的確非常怪異和神秘,充滿了很多無法解釋的秘密。

雲喬瘋了一樣受其吸引,她已經無法自拔了。

她想要那隻驕傲毒舌的鳳凰,她想要努力學好醫術,解除他的病痛、賺錢養他。

“那可能配不上!”徐寅傑突然很惡劣,“鳳凰是神鳥,天鵝再怎麼都是凡品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好生氣,恨不能把徐寅傑打一頓。

錢昌平已經聽懂了,笑著道:“要有理想,不管是癩蛤蟆還是天鵝,都應該往高處看、高處走,更高追求。”

錢嬸在旁含笑。

錢家兩個姑娘聽得一頭霧水:他們在聊啥?

飯後,錢嬸說家裡後廚新建了一個烤爐,可以做小蛋糕。

這種西洋點心很時髦,不少貴婦人都自己做,彰顯能耐。不管去誰家做客,拿出來的小餅乾或者蛋糕,都是自家廚子做的,很有麵子。

因此,錢嬸才蓋了個烤爐。

徐寅傑立馬說:“還可以做烤鴨。”

雲喬:“你一下子就把時髦變土了。”

“烤麪包、蛋糕就是時髦,烤鴨就是土了?”徐寅傑不解,“時髦在哪裡,土在哪裡?”

“時髦在泊來,土在本土。”雲喬說。

徐寅傑:“……”

徐少並不喜歡蛋糕等西洋點心,不能做烤鴨,他覺得烤爐有點雞肋。

下午還有事,他起身告辭了。

雲喬則留下來,和錢家兩姑娘一起,跟著廚子們學做蛋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