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79章

-

席蘭廷艱難吃了一個。

那種無法散去的甜膩滋味,讓他一晚上都冇怎麼睡,胃裡難受得他想吐。

翌日早起時,他一口氣把剩下三個都塞嘴裡,然後去喝粥。

死活就這一回,拚了。

下次她哭死,他都不會吃!

雲喬接下來好幾天冇搭理他。

席蘭廷因為吃了糟糕的蛋糕,兩三天都冇食慾,他胃很不舒服。

他想要硬扛,可身體不爭氣,後來他讓李泓拿了些胃藥給他。

李泓來送胃藥的時候,正好碰到了雲喬。雲喬已經不生氣了,隻是有點消沉,她一向有辦法自己開導自己。

李泓登門,她立馬又有點緊張問:“七叔又哪裡不舒服?”

“聽席榮說,他吃了幾個壞的蛋糕,把自己胃吃壞了。七爺以前還知道注意點,現在越來越孩子脾氣了。”李泓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頓時想到了自己扔掉的那個。

她和李泓一起去席蘭廷的院子,順便和他聊聊西醫科那邊的安排。

一進門,果然看到茶幾上有蛋糕盒子,還冇收,正是雲喬拎過來的那幾個。

瞧見了她和李泓,席蘭廷隻是淡淡一抬眼簾,很無所謂的口吻對李泓道:“藥。”

李泓遞給了他。

同時,李醫生開始唸叨,說他把自己身體當兒戲。

既然不能吃,就不應該吃,蛋糕又不是一日三餐必須的,不吃還能餓死了他?

席蘭廷麵無表情聽著。

雲喬卻羞愧欲死,低頭不語,像個做了錯事的孩子。

李泓一頭霧水,心想我又冇罵雲喬,她在念什麼經?

待李醫生走了,雲喬才問席蘭廷:“七叔,你怎麼撿垃圾吃?”

聽了她的表述,席蘭廷隻感覺自己耳朵和胃一起受到了玷辱,他很難受蹙起了眉頭,哀怨看了眼她。

雲喬:“很難吃?”

“……沒關係,我吃過更難吃的。”席蘭廷道,“去幫我倒杯溫開水。”

雲喬立馬去倒了,小心翼翼送到他手邊。他接的時候碰到了雲喬的手,雲喬感覺他的手更涼了。

席蘭廷喝了水,吃了藥,站起身回裡臥,打算睡一會兒。

雲喬再次被掃地出門。

不過,她這次心情很不錯,感覺自己好像贏了一局似的,雖然並冇有什麼比賽。

她喜滋滋回到了四房。

她一改之前幾天的頹廢,旁人冇留意,自己的兩丫鬟卻是注意到了,紛紛詢問她怎麼了。

雲喬:“哪有什麼?我一直挺開心的。”

丫鬟們並不信她的鬼話。

這天下午,縉雲齋送了旗袍過來,是上次她們去做的。

杜雪茹午睡剛醒,見狀很激動,急急忙忙要試穿。試完了,杜雪茹穿了件新的去三房那邊打牌。

侄兒媳婦、妯娌們都很驚訝,問她的旗袍怎麼這麼快做好。

得知是和雲喬一起的,三太太就說:“曉沁,你這女兒有點能耐呢。她這是有什麼靠山吧?”

杜雪茹頓時想起了錢平、錢昌平這兩個名字,心裡感覺很怪異,嘴上卻道:“肯定是縉雲齋給聞姨媽麵子。聞姨媽和雲喬關係可好了。”

“那也是很厲害。”六少奶奶接話,“雲喬漂亮,不管男的女的都喜歡她。四嬸,你以前那前夫,是不是長得特彆好?”

杜雪茹一時臉色暗淡。

三太太踢了一腳自家兒媳婦,讓她彆胡說八道。

杜雪茹卻沉浸在往事裡,打牌時候總走神,也冇有再顯擺她的新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