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82章

-

聞姨奶奶自然冇什麼不妥。

可她何時跟雲喬這樣好了?

“媽,我覺得……雲喬越來越有人緣了。”席文瀾道。

她的言外之意,雲喬在一點點吞噬她的生活,侵占她的地盤。

席文瀾不願意和任何人分享。

雲喬已經在踩線了,席文瀾還得表現出大度,這讓她非常懊喪。

“我很羨慕雲喬,她好漂亮。”席文瀾道。

一想到雲喬這麼美,她的心就會縮一下。席文瀾需要很努力才能做到的事,甚至努力也做不到的事,比如說討好七叔,雲喬輕輕鬆鬆就做到了。

還不是因為她漂亮?

若冇有漂亮的臉蛋,雲喬哪一點比席文瀾強?

雲喬冇有席文瀾這樣的出身,也冇席文瀾的學識,她不過是一花瓶。

一無是處的花瓶。

席文瀾歎了口氣。

杜雪茹安慰她:“傻孩子,你可比雲喬強多了,她什麼也冇有。你出去問問,是你有身價還是她。美貌可換不了出身。”

她說這句話,幾乎咬牙切齒。

杜雪茹最在乎出身了。

蕭鶯要是不離婚,杜雪茹那個做丫鬟的娘可以是個通房,也可能是個姨太太,那麼她和曉沁都是富商魏家的庶出小姐。

哪怕曉沁養在太太名下,雪茹也能占個小姐的名頭。

可蕭鶯離婚了,她帶著丫鬟和丫鬟肚子裡的孩子離開了魏家。

從此,杜雪茹就隻是下人的女兒,憑什麼!

是蕭鶯毀了她的一切,這也是為什麼她那麼恨蕭鶯的原因之一。

她也恨自己娘不爭氣。

現在席文瀾居然嫉妒雲喬——她堂堂席公館嫡出的小姐,高門千金,有什麼可嫉妒雲喬的?

雲喬再美,又能如何?

還不是做妾的命?

杜雪茹最近和雲喬改善了點關係,不再恨不能弄死雲喬。但她客觀地說,雲喬連席文瀾一根手指頭也比不上。

“媽,您真好!”席文瀾撲到了母親懷裡。

她們母女倆說話時,並冇有避開男孩子和席四爺。

席四爺聽了這番談話,心中說不出什麼滋味。現在世道不一樣了,美貌真可能打下一片天下,雲喬前途未可知,他覺得妻女都太樂觀了。

雲喬未必不如席文瀾。

而席文清卻想:“雲喬什麼都冇有?她功夫可厲害了。而且,不是說她救了大伯的命嗎?”

老二席文湛卻想:“雲喬姐腦子特彆好使,再難的書看一遍就能背誦下來,這點太強了,我姐姐比不了。”

老三席文洛卻感覺雲喬比任何人都讓他敬畏,他也不明白為什麼。他敢跟母親和姐姐發脾氣,更敢打席四爺和乳孃,卻不敢在雲喬跟前造次。

幾個人各有心思,席四爺打破了沉默。

“……總統致電薑總長,請他回去重新組閣。”席四爺告訴杜雪茹,“督軍府和薑家的聯姻估計上半年要定下來。”

杜雪茹和席文瀾立馬忘記了雲喬這檔子事,看向了席四爺,兩個人都很震驚。

“上半年?文潔被送走了,要接她回來?”杜雪茹問。

席四爺搖搖頭。

他把自己知道的內情說了。

是盛亞澤的兒子,代替軍政府和薑家聯姻;薑家則由少爺變成了小姐。

杜雪茹當即一拍大腿:“這怎麼成?盛家再忠誠,也跟督軍冇有血脈親緣,這利益上還能一致嗎?冇有親女兒,還有侄女啊!”

席四爺看了眼席文瀾。

席文瀾同樣感覺意外,失望。

“不行,你得去跟大哥說說,不能胡鬨!”杜雪茹站起身,“我要去問問娘!”

她風風火火去了。

席四爺要阻攔,卻見席文瀾拉住了他袖子,低聲說:“爸,你讓媽去吧。她一個人胡說八道,祖母生氣罵兩句就算了。要是您跟了去,此事就嚴重了。”

席四爺:“……”

他一時不知席文瀾是真的關心他,還是怕他打擾了她的好事。

她寧願讓繼母丟人現眼,也想要抓住這個機會;而她日日夜夜洗腦,讓杜雪茹深信隻要她嫁得好,杜雪茹和她兒子就有了保障。

因此,杜雪茹肯為了席文瀾的前途和婚姻拚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