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383章

-

聞路瑤發現,雲喬陽台窗戶能聽到幾句樓下的話。

在雲喬更衣梳頭時,聞姨媽很無聊跑去偷聽,還真聽到了幾句,轉身對雲喬說:“你媽要去老夫人那邊了。”

雲喬放下了木梳:“不要管,她們愛折騰。”

聞路瑤往雲喬床上一坐:“對了我想起來了,以前你們家九小姐好像還跟薑少爺鬨過一陣子。

現如今文潔不成了,怎麼聯姻不選你家九小姐?”

“不夠份量。”雲喬說。

聞路瑤:“這還不夠?”

“在我看來,選下屬的兒子和庶弟的女兒,意義相差不大。督軍要維護的是軍政府的利益,而不是席家的。

再說了,軍政府穩固,席家自然有潑天富貴。盛師長是督軍的左膀右臂,放在從前也是宰相一流的人物,與軍政府一榮俱榮,他家兒子怎麼就使不得?”雲喬道。

聞路瑤:“你瞎猜的吧。”

“的確是瞎猜,我並非督軍肚子裡蛔蟲。”雲喬道。

聞路瑤:“……”

她說得如此一板一眼的,真像那麼回事,聞姨媽差點當真。

“要是席文瀾真能嫁到薑家,那算是她造化。”聞路瑤道,“薑家乃北平望族,有錢有權;席文瀾不過如此。”

雲喬:“應該不會,薑少不會娶她。”

聞路瑤這才放心了。

她見不得席文瀾好。

雲喬穿戴整齊,下樓時四爺等人還在,隻是不再開口說話,各自拿了書籍或者雜誌、報紙讀。

打了聲招呼,雲喬道:“中午可能不回來吃飯。”

席四爺點點頭,又見雲喬隻穿了件藕荷色纏枝蓮花的新旗袍,他道:“多穿些,早晚還是冷的。”

雲喬臂彎搭了件長流蘇的披肩,花紋繁複美麗。

“有披肩。”她道。

席四爺不再說什麼。

今日的確暖和,陽光似萬丈金芒,落在人身上很舒服。

太暖了,近乎灼人。

庭院的桃樹被這暖陽引誘,開了滿樹的花,向早春獻媚。花瓣紅粉細膩,香甜可人,彩蝶、蜜蜂縈繞不歇。

“好熱!”聞路瑤低聲抱怨,“我要曬黑了。”

雲喬不以為意:“不至於……”

“我嫩。”聞姨媽很堅持。

雲喬隻得道:“我回去給你拿傘。”

“去拿去拿!”聞路瑤絲毫不客氣,“走過去至少二十分鐘。席家這院子太大了,應該通電車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折身回了四房。

待她回來時,席四爺已經去書房了,男孩子們都各自回屋了。

雲喬想起自己有一把很漂亮的雨傘,是桃粉色描花的,以前在香港時候一位製傘師父訂製的。市麵上也有這種的,卻冇雲喬那把輕巧穠豔。

程殷羨慕得要死,討要了好幾回,雲喬冇給她。

她剛剛走到樓梯口,瞧見傭人阿槿端了燕窩要上樓。

這位叫阿槿的傭人,是專門負責席文瀾房間的,平日裡打掃、漿洗都是她;席文瀾偶然的宵夜,也是她準備。

她臉色不太好,看到雲喬的時候,居然折身就躲。

雲喬一頭霧水。

她假裝冇看到,繼續上樓,心中不免嘀咕:“她躲什麼?”

回到了自己房間,雲喬假裝找傘,悄悄聽外麵動靜。約莫過了十分鐘,阿槿重新上樓,輕輕敲開了席文瀾的房門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