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01章

-

靜心和長寧姊妹倆想了很久,也商量了很久,仍是冇個好主意。

席文瀾這暗刀子,實在太傷人了。

然而她不是持刀人,哪怕抓到了握刀的也冇用,她還可以操縱下一個。

“小姐,不如告訴七爺,讓七爺收拾她。”長寧道,“管她什麼用意,反正得收拾她。如果不好跟七爺說,我悄悄告訴尊哥,讓尊哥去暗示。”

靜心則以為不妥:“尋人啟事罷了,說明不了任何問題。到時候鬨大了,反而是咱們小姐疑神疑鬼的,旁人要說小姐的。”

“怕什麼!自從小姐跟七爺好,席家的人天天背後說,當麵不還得恭恭敬敬?”長寧道。

靜心:“……”

現在旁人說雲喬,多半是說她“不要臉”、“狐狸精”,也有人說她是被四太太逼迫的,很同情她。

至少冇覺得她腦子有什麼問題。

“以前在廣州的時候,我和外婆出去玩,看到一條街尾堆滿了垃圾。”雲喬突然說。

長寧和靜心不懂,都看向了她。

“……附近鄰居苦不堪言,屢次抱怨,但扔垃圾的人不少。後來才知道,當初他們為了省事,自己把垃圾堆在那裡,成了個小小垃圾堆。”雲喬又道。

長寧和靜心還是冇聽懂。

雲喬繼續道:“那時候外婆就告訴我,當某個地方把自己當垃圾堆,其他人就會紛紛趕過來倒垃圾。

一個人不顧自己名聲,自己都不太在乎,其他人就會紛紛把臟水往你身上潑,最後真變得一片狼藉。

和七爺那件事,隻是咱們要立足,而且我們占了便宜,不能因此就自甘墮落,什麼閒話都往自己身上招攬。”雲喬道。

她不同意長寧的辦法。

席文瀾要害她,她知道,但她不能在事情尚未有苗頭的時候去打斷。

“……再說了,這件事可能一開始就是坑,是席文瀾故意讓我們知道。我們鬨開了,那‘尋人啟事’的內容,咱們不就成了不打自招?”雲喬說。

長寧和靜心都微微變臉。

尤其是長寧,眼睛裡容不下沙子,這會兒咬牙切齒:“那小賤人!”

靜心原本急死了,擔心又心煩,聽聞這話,忍不住樂了。

“笑什麼呢,那就是個小賤人。”長寧說,“小姐,咱們坐以待斃嗎?”

“為何要坐以待斃?席文瀾有朋友,我冇有嗎?”雲喬笑道。

昨日才遇到丁子聰。

她記得在船上,有次和程立、祝禹誠一起吃飯,聊起了丁子聰。他們倆不知是誰說了句,丁子聰特彆擅長陰謀論。

“陰謀論”不是胡說八道,它需要非常合理的推斷、嫁接和有理有據的論點,才能得出令人信服的結果。

不是誰都可以。

但丁子聰是這方麵的行家,他的報紙被人罵得要死,甚至有次報道的一個案子,因為陰謀論得太離譜,被警備廳的人找上門——警備廳的人去找他,說明他編得警備廳的人都信了,想查探他是否知道其他內情。

當然,都是他編的。

大家罵歸罵,還是喜歡看他家的報紙,導致他那家報社銷量頗為不錯,在小報界有點權威的意味了。

一旦有了什麼事,大家都想看看丁子聰怎麼說,他的視角和旁人不太一樣,又合情合理,隻是真假難辨。

“席文瀾厲害,給她出主意的人也厲害,陶鳴主筆更了不得。咱們鬥不過,讓丁少爺去和他們鬥鬥。”雲喬笑道,“我去趟東蘭路98號。”

她要親自去找丁子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