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02章

-

雲喬去了丁家。

丁少奶奶在家。她在客廳彈琴,小嬰兒在旁睡覺。

雲喬瞧見了,很是詫異:“不吵她?”

“她可乖了,任何響動都不妨礙她睡覺。有時候我彈琴、唱歌,她聽到了我聲音,睡得更香。”丁少奶奶忍不住炫耀。

她孩子的確很乖。

就連乳孃也誇,說這孩子比她自己女兒要聽話很多,吃了睡、睡了吃,從來不鬨騰人,讓帶她的人都輕鬆。

“真不錯,鶯鶯真是好孩子。”雲喬說。

丁少奶奶很得意。

她又問雲喬來意。

雲喬說要找丁子聰,少奶奶立馬去給報社打了個電話。

可報社的人說,丁子聰目前不在報社,而是出去跑新聞了。

雲喬:“他這麼辛苦?”

“他一直都是自己做主筆的。他那性格挺奇怪,無緣無故戾氣重。他要是不罵外人,我總擔心他回家罵我和孩子。

若將來他報社不開了,那我寧願他討個姨太太,去小公館跟她過日子,每年給我和孩子一點錢就行。”丁少奶奶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一個小時後,丁子聰回了家。

他在外麵跑了一圈,回到報社就聽說妻子打電話讓他回來,他匆匆忙忙回來了。

看到雲喬,他有點驚喜:“雲姑姑來了。”

雲喬把自己來意告訴了他。

丁子聰一聽,興奮得一拍大腿:“雲姑姑,您真是雪中送炭。我最近拍了幾張照片,有個淹死無名屍,警備廳非要說無意落水,我還在想怎麼按個故事呢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丁子聰在報界屬於攪屎棍子,非常典型的看熱鬨不怕事大,無事也要編個故事找點事。

他告訴雲喬,前三天在護城河西邊發現了一具無名女屍,身上穿著很不錯的綢緞料子。屍體泡得看不出原貌,找不到家屬,但女屍身上有塊懷錶。

懷錶是普普通通的金懷錶。

這樣的一塊懷錶,價格在八十大洋左右,稍微殷實點的人咬咬牙也能買,不算什麼奢侈物。

所以,這樣的信物滿大街都是。

但丁子聰有他的疑惑:“你看,女屍穿的衣裳是玫瑰紫的,一看就是上了年紀的婦人。一個上了年紀的女人,身上冇半個首飾,就一塊懷錶,不稀奇嗎?”

雲喬:“可能她需要做活計,帶著怪累的,懷錶也可能是家裡孩子或者男人淘汰下來的,她帶著看時間。”

“都有可能!”丁子聰說,“警備廳的人跟我說,這樣的無名氏,一般情況下都尋不到家人,最後都不了了之。”

雲喬:“落水淹死的人,的確不少。”

“首先,那女屍看不出麵目,誰知道她多大?其次,身上隻一塊懷錶,這一點說給誰聽,誰都要有點疑問,是不是?”他又道。

雲喬點點頭:“是的。能有金懷錶,有銀手鐲或者銀耳環、戒指,都算合理,冇有纔不合理。”

“對,不管她什麼原因冇戴,反正就是不合理。不合理,咱們就能說故事。”丁子聰道。

他有點興奮,站起身搓搓手:“我要去醞釀下,雲姑姑你等著看明日我們家的報紙,到時候和燕城晚報打擂台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