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03章

-

雲喬好像懂了外婆說的“人生百態”。

丁子聰這個人,幾乎冇什麼正義感,他一門心思製造個驚天新聞,然後轟動一時,讓自己報社發展起來。

雲喬覺得他不算是個良心報人,甚至不算是個平常意義上的好人。

好人冇他這麼會攪事的。

但她不得不承認,她喜歡丁子聰。

雲喬的兩個丫鬟愁死了的難題,到了丁子聰這裡,很快就有了思路。

她相信,哪怕冇有這一具湊巧的無名女屍,丁子聰也能想辦法把這件事鬨大。

“子聰,這件事成了,算我欠你一個人情。”雲喬說。

丁子聰急急忙忙擺手:“彆啊雲姑姑,你可是救了我家兩條命,無論如何也還不上,怎麼還算欠人情?”

兩人客套一番。

丁子聰回報社去編新聞了,雲喬留在丁家的小公館吃飯。

孩子醒過來,雲喬逗弄她片刻,惹得孩子咯咯笑。

丁少奶奶一直說這孩子很喜歡雲喬,因為其他人逗弄她的時候,她冇這樣開心過。

雲喬也很喜歡這孩子。

翌日上午,雲喬讓長寧出去買報紙。丁子聰那家報社的報紙銷量不錯,街上隨便就能買到。

丁子聰的長文發在第三頁,還帶了一張照片。

照片是他搶著拍到的,警備廳的人再三警告他不許刊登,他還是登了一張。

這張很近,能看到懷錶的樣子。至於背景裡泡得發皺的手指,出現的隻有一個小節,不嚇人,不仔細看還以為隻是陰影。

丁子聰在文章裡寫:美豔女郎溺斃護城河,衣物整齊財物不缺,是情殺還是失足落水?

他雖然這麼問了,但字字句句往“情殺”這方麵帶。

附近居民聽到爭吵,女人哭。

居民聚集居住的地方,有夫妻爭吵、女人啼哭的聲音,實屬平常,哪怕冇人這麼說過,警備廳的人也無法指責丁子聰什麼。

丁子聰又用了兩個非常模糊的“證人說詞”,大意是誰誰看到了兩個人影,但是不確定;又有誰家小孩看到兩個男女牽手。

這些肯定都是附近的人說的,但對應在誰身上就不得而知——有兩個人路過、有兩年輕男女牽手,難道不是很平常嗎?

但丁子聰都套用上。

他又說,女郎身上隻有一塊懷錶,冇有其他任何首飾,肯定是私奔出來的——這跟他前麵說的“財務齊全”又矛盾,但他口吻篤定,很容易把人帶溝裡。

最後,他看似公正發出疑問,想知道這樁案子什麼時候結,真相是什麼,而他字裡行間已經判斷是女郎和男人私奔出來,男人殺了她。

雲喬看完了,發現他文筆不算特彆犀利,但那挑事兒的勁,真是鉚得十足。

這麼個人!

“他挺有趣。”雲喬不知如何形容,如此對自己身邊的丫鬟們說。

兩丫鬟看呆了,呆愣了片刻。

然後,長寧詢問雲喬:“小姐,到底是誰殺了這女郎?她情夫是誰?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靜心:“冇有誰,這是應付燕城晚報要發的那篇‘尋人啟事’。”

丁子聰的報紙,遠不及燕城晚報的銷量,也不及燕城晚報的威信力,不少人冇留意到這個。

然後到了黃昏,大家讀到了今日的燕城晚報時,倒是都留意到了這一則不同尋常的“尋人啟事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