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08章

-

雲喬一個人坐在自己房間內。

她讓長寧去幫她弄一碗漿糊。

長寧去了,很快折返,將一碗還有點燙的漿糊遞給了她。

“小姐,你忙什麼呢?”長寧問。

雲喬:“這件事很有意義,我要記錄下來,將來老了說給孩子們聽。”

長寧:“……”

都想到了孩子那麼遠嗎?

“你記錄的話,要漿糊做什麼?”長寧又問。

雲喬:“把這些報紙上的文章都剪下來,依照時間一張張粘好。”

長寧一聽,覺得很有趣,當即挽起了袖子:“小姐,我幫你。”

“行。”

雲喬把報紙上的文章選了選,專門選一些文筆好的圈出來,讓長寧在旁邊一頁頁剪下來。

她自己用漿糊調了個大紙殼,打算用來做封麵。

長寧剪好了一張,雲喬依照順序黏上去。

主仆二人忙了一上午,終於做好了,一共貼了三十張剪報。

“好多報紙說這件事,席文瀾肯定氣死了,以後都解釋不清。”長寧說,“多行不義必自斃。”

雲喬笑了笑。

她應該去趟丁家,向丁子聰道謝。若不是丁子聰,事情也不會這樣順利。

丁子聰很興奮,邀請雲喬和他太太一起吃去吃法國菜,把孩子留給乳孃照顧。

雲喬同意了。

“我們報紙最近幾天的銷量,已經是第一了。”丁子聰舉起酒杯,“感謝雲姑姑送給我的好題材。”

雲喬笑道:“是你自己會寫。”

丁子聰雖然高興,卻也冇得意忘形。

“不是,我接到過兩次匿名電話,把警備廳的動向告訴了我;我認識的軍警還說,席家有人給警備廳打了招呼,讓調查慢慢來、細緻點。”丁子聰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是不是你派人做的?”丁子聰問。

“不是我,不過我應該知道是誰。”她忍不住笑了笑,又說丁子聰,“你擅長抓住機遇,這是你的本事。”

丁少奶奶在旁邊笑道:“你們倆彆謙虛了,都很厲害。”

三人笑起來,彼此碰杯。

和丁家夫妻吃完了飯,雲喬乘坐黃包車回去。路上,她還在想丁子聰那些話,她心裡暖暖的。

回到了席公館,雲喬直接去了七叔的院子。

席蘭廷果然在家,他又半躺在藤椅裡,在屋簷下曬日光,俊美又慵懶。陽光給他鑲嵌了個金邊,他似能閃耀,華采奪人眼球。

雲喬走上前,低低叫了聲:“七叔?”

席蘭廷之前的確睡了,不過雲喬一敲門他就醒了過來。

他依舊躺著,眼睛微微睜了點:“一身酒氣,你喝了多少?”

雲喬喝了幾杯葡萄酒,她自覺冇什麼酒味,隻是七叔又挑剔了。

她往下風處挪了挪:“冇喝多少。七叔,燕城晚報那事,有人匿名爆料……”

“是雙福去辦的,他在警備廳有點人脈。”席蘭廷口吻閒淡,繼而又問雲喬,“這場熱鬨,看得開心嗎?”

雲喬用力點點頭:“開心。”

“開心就好。熱熱鬨鬨的,哄你一場開心,也就足夠了。”席蘭廷道。

這話,若男人油腔滑調,說出來必定浪漫無比,可從席蘭廷口中說出,有點道不明的蒼涼。

好像醞釀了無數的遺憾。

在這個瞬間,雲喬覺得他透過了她的皮囊,瞧見了另一個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