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20章

-

吃飯時候,雲喬有點走神。

祝禹誠看到了,很想問問,又擔心自己過度關心引來席七爺不滿。

席蘭廷也留意到了,倒了杯酒遞過來:“喝點酒。”

雲喬:“好。”

她接過酒杯,慢慢抿了口。

席蘭廷又問:“擔心薑家那丫頭出賣你?”

“不是。”雲喬笑了笑,“我又不是革命黨,怕她出賣什麼?我隻是有點擔心她……或者說,可憐她……”

祝禹誠笑道:“可憐她什麼?”

“盛老二不像是對她有心,她倒好像泥足深陷了。”雲喬說,“她這樣,要吃虧。”

“結婚嘛,就是會有一方吃虧。要麼兩個人都吃虧。真正互贏的婚姻,有,少之又少。”祝禹誠說。

雲喬心思迴轉,詫異看了眼他:“大哥,你對婚姻居然是這種看法?”

“是啊。”祝禹誠道,“所以我將來要娶個能給我吃紅利的太太,要不然就是她吃我。我不想被吃,要先下嘴為強。”

“你就不想要個互贏的?”

“太稀少了,我總覺得自己冇那運氣。”祝禹誠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他們倆又聊了聊婚姻。

雲喬覺得愛情可以超越一切階級,而現在是新時代了,婚姻不再是締結兩族之盟,它隻是平常男女的結合,也不需要門當戶對。

她說這話的時候,是存了私心,特意說給席蘭廷聽。

從門第上講,她肯定配不上席蘭廷的,但她又不甘心。

給她二十年,她一定可以像外婆一樣成就一番事業,到時候就配得上了。

祝禹誠則說:“婚姻還是得門當戶對。兩人承擔風險的能力太小,需得身後兩個家族支撐。

若兩家實力不對等,就成了單方麵的扶持,會有很多怨言。”

雲喬冇反駁他,覺得他言之有理。

席蘭廷默默在旁邊吃醋魚,不接話。

雲喬故意問他:“七叔,你覺得呢?”

“看情況。方纔那薑小姐,她既冇能力也冇魄力,理應找個門當戶對的少爺,兩人一起依靠家族的支撐。至於你們倆……”

他指了指雲喬和祝禹誠,“兩位自身能力出眾,又誌向遠大,倒可以超脫門第之錮。”

雲喬聽了,不免唇角微揚。

“多謝七叔誇我。”雲喬道。

此處,她心情纔算好轉。

祝禹誠難得聽席七爺誇他“有本事、有誌氣”,也不免心中高興:“我也多謝七爺。敬七爺一杯。”

“我不喝酒,你們倆自己碰一個,就當都敬我了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和祝禹誠果然依言碰了杯。

這頓飯吃得還算開心。

祝禹誠和雲喬說的關於程二哥的“好訊息”,在車上已經說了,這會兒冇人提。

吃了飯,三人又閒坐片刻。祝禹誠原本打算和席蘭廷聊聊,可席蘭廷並不怎麼開口,變成了他和雲喬的閒談。

分開時,已經是半下午了。

雲喬和席蘭廷回到了席公館,她對席尊說:“尊哥在岔路口停車,我走回去。”

席蘭廷卻道:“之前說了回家有好東西給你,你不想看看?”

雲喬真忘了這茬。

她是個好奇心很旺盛的女孩子,跟著席蘭廷去了他那邊,看好東西去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