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22章

-

席文清被嚇一跳,同時又暗暗鼓勵自己。

他比雲喬高一點了,隻是剛剛發育,身材單薄,像一根竹竿似的,氣勢上很弱。

“我、我喊你下去吃宵夜,還喊錯了嗎?”席文清強梗著脖子,試圖和雲喬對視。

雲喬往房門上一靠,抱臂端詳他,目光幽深。她的唇特彆紅,頭髮又太黑,在燈光幽淡的夜裡,美得過頭了,愣是瀰漫了滿身妖氣。

她似笑非笑,更添了點妖冶。

年輕男孩子心虛,到底底氣太弱了,一時就被雲喬震懾住了。

雲喬又守住了門。

“你、你讓我出去。”席文清不由拔高了聲音,“你再這樣,我喊人了。”

雲喬:“你喊,大點聲,把全家都叫上來!今日說不出個所以然,我不僅僅要敲斷你的牙,還要把你全身骨頭都捏碎。

到時候,冇人能接上,讓你終生躺在床上,死不了活受罪。”

席文清立馬變了臉。

他和雲喬第一次見麵鬨的矛盾,已經是一年多之前了。

當時,雲喬把高大壯實的護院門牙踢斷兩顆,放在席文清手裡,嚇得他做了半個月噩夢。

在往後的相處中,雲喬永遠都是安靜、美麗。

對於美人兒,哪怕再年輕的男人也會多分出一點善意,比如說弟弟席文湛,已經主動和雲喬示好,跟雲喬親近了起來。

席文清有點嫉妒,又拉不下麵子。

隨著席文湛天天誇雲喬,在席文清眼裡,雲喬變成了他姐姐,漂亮得不像話的姐姐。

他早已忘記了雲喬的可怕之處。

陡然聽了這話,席文清雙腿打顫,同時又想跟雲喬拚了。

“說吧。”雲喬活動了自己的手腕,“我從一數到三,你不說實話,我就要動手了。”

她靠近席文清,嘴裡唸叨著“一”。

席文清後退兩步,嚇得半死,很怕自己門牙冇了,要去鑲嵌兩顆金的,又醜又猥瑣。

“是我們打賭,姐姐說你房間裡藏了人,我、我隻是想贏……”席文清大聲道。

雲喬聽到了,利落打開了房門。

她站在門口,高聲喊:“媽,媽您上來,有事找您。”

樓下女傭聽到了動靜,杜雪茹和席四爺隱約聽到了,但女傭立馬去敲門,隔著門告訴他們,說雲喬小姐在樓上大聲喊。

杜雪茹出來,果然聽到了,眉頭緊鎖:“大半夜的不睡覺,鬨騰什麼!”

傭人:“太太,文清少爺好像上樓去了。”

杜雪茹微愣。

席四爺聽到了,心中咯噔了下。席文清平日裡行事正派,但到底是十六歲的男孩子了,席四爺擔心兒子調戲雲喬。

他快步上樓。

杜雪茹隻得趕緊跟上。

雲喬喊的時候,席文湛和文洛都從房間出來,在餐廳等著吃宵夜的席文瀾,也快步上樓。

傭人們更是悄悄趕熱鬨。

“……媽,四爺,文瀾和文清懷疑我在房間裡藏了人,所以文瀾讓文清上來檢視。

我冇有招惹他們,卻受這樣的羞辱,旁人聽到了還不知如何說我。不如這樣,你們搜搜我的房間,還給我個清白。”雲喬大聲道。

席四爺狠狠瞪了眼席文清。

杜雪茹氣得臉色發紫,上前指了席文清:“你聽到了什麼閒話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