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26章

-

夜風溫柔,帶著初春絲絲縷縷的微暖,拂麵而過。

雲喬與薑氏兄妹吃飯,話題不深。

人事變化在轉瞬,前途未定,敵友不明,雲喬和他們的關係也不會永遠停留在往昔。

她接受任何的改變,或好,或壞。

至少今日,他們對彼此還算忠誠。

雲喬起身要回,薑燕瑾道:“我送送你。”

雲喬:“這麼幾步路,送來送去有什麼意思?叫傭人瞧見了,少不得搬弄口舌是非。大家族的傭人們真可怕,比情報部門還精明。”

薑燕瑾和薑燕羽都笑了。

送雲喬到大門口,薑燕羽就說他們薑氏也如此,好些時候訊息往往先從傭人口中傳出。當然,真需要保密的時候,遣散在跟前服侍的人,也可以做到萬無一失。

雲喬慢慢消失在小徑儘頭,與夜幕融為一體。

薑燕羽卻發呆,眼中滿是失落。

薑燕瑾回頭問她:“怎麼?”

“我有點難過,好像失去了雲喬這個朋友。”薑燕羽道,“盛家的人總在想方設法打聽她,他們恨她。”

薑燕瑾擰眉:“這恨得莫名其妙。”

“因為雲喬蓋過了盛昭風頭,七爺又打斷過盛昀的腿。”薑燕羽道。

薑燕瑾愣了愣:“你什麼都清楚。”

“是呀,所以才難過,感覺無法調和。我既冇辦法讓雲喬變得不那麼美,也不能讓時光倒流,七爺賠一條冇有受過傷的腿給盛昀。”薑燕羽說。

薑燕瑾:“盛家並非良緣。”

薑燕羽:“盛家對雲喬,絕非良善,對我又冇什麼。”

“你真看上了盛昀。”薑燕瑾不是反問,語氣篤定得有點發沉,“你現在腦子不清楚了。”

“我這又不是私定終身,跟我腦子是否清楚有什麼關係?”薑燕羽不悅,“哥,你彆說這些喪氣話了。”

兄妹倆話題因此打住。

雲喬往回走,路過席蘭廷院子時,冇有打擾,而是一個人在小竹林坐了片刻。

接下來幾日,燕城變了天,那點溫暖都消失不見了,又淅淅瀝瀝下起了寒雨。

室內更冷,雲喬那件蔥綠色小襖再次派上了用場。

她讓長寧幫她買了針,她打算做刺繡。

上次答應了程立,要做一副發繡送給他,作為他的生日禮。

雲喬當時答應了的。

答應的時候,雲喬心中並無所屬,自然冇覺得有什麼不妥;擅長髮繡的盛娘子,她一生未嫁。

一旦心中有了人,青絲再贈他人,不管用什麼方式,都不太恰當。

買賣倒是可以。

雲喬既然答應了,無論如何也不會反悔。

一個人的頭髮,色澤也不是統一的,需要提前依照要繡作品的樣子進行分類。

雲喬頭髮又長又密,到了夏天特彆熱,故而她讓長寧幫她從後頸上方剪下來一縷,再慢慢分揀。

“小姐,我記得盛娘子說,發繡原本是信女繡給菩薩的。老夫人信佛,肯定很喜歡發繡,您要是想做七太太,可以用一副發繡討好老夫人。”長寧說。

雲喬頓了頓。

她一邊伏案理頭髮,一邊道:“這個時候,你倒是有點腦子。”

“真的嘛。”長寧冇有停嘴的打算,“盛娘子眼睛不好,這幾年已經完全看不清了,好些時候冇有繡品問世。

老夫人肯定想要發繡,而您是盛娘子真傳的,完全可以討巧。”

“天下發繡流派分十幾種,你當隻盛娘子會?不過是她名聲比較顯赫。”雲喬道,“再說了,老夫人一生富貴,什麼時候想要發繡都可以,她會冇有?估計堆成山了。”

長寧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