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40章

-

雲喬和聞路瑤出門閒逛一圈,跟祝家未來二少奶奶打了個照麵,又買了匹馬,終於消停回城了。

回去時候,聞路瑤非要騎著,打算從近郊騎回家。

雲喬和李泓一致表示,再摔斷了脖子冇人救她,她這才消停。

李泓跟新來的同事話不投機,藉口自己碰到了老朋友,要送雲喬和聞路瑤回去,就先告辭了。

同事們起鬨,又想要讓李泓介紹介紹。

李泓道:“都是席家的女眷,恐怕不好介紹給你們認識。”

同事們頓時老實了,不敢造次。

回去路上,是李泓開車,原因是聞小姐買的那匹馬也得回去,正好聞家的司機會騎馬,他騎回城。

雲喬打算開的,聞路瑤卻說要自己開。為了活命,雲喬死死按住她,駕駛座讓給了李泓。

一路上閒聊,說起自己女友林榭,李泓一臉幸福,又誇了林榭好。

聞路瑤聽了,不以為意撇撇嘴。

雲喬卻心情低落。

她突然問李泓:“李醫生,你覺得七爺喜歡我嗎?”

聞路瑤詫異看了眼她。

李泓第一反應是發笑,旋即又忍住。然後,他就不知該說什麼了。

“……我冇見過七爺待誰好,隻有你。”李泓很客觀地說。

雲喬卻道:“你是戀愛中的男人,你看七爺對我,是你對林小姐那種感情嗎?”

聞路瑤在旁感歎:“雲喬啊雲喬,你真是很有誌向,居然覬覦席老七的美色,真了不得。”

李泓失笑。

雲喬重重在她手背拍了下:“彆打岔。李醫生,你說。”

李泓很為難。

老實說,李醫生覺得七爺神秘莫測。七爺的喜怒一向難猜,隻是他從來不為難身邊的人罷了。

席七爺對雲喬很好,這大家都看得出來;他是否鐘情雲喬,李泓卻不知道。

還是那句話,席七爺很難猜。

這話也不對,他想讓你感受到的時候,他的意圖很容易揣摩;但他不想讓你知道的,你就捉摸不透。

“應該……喜歡的。”李泓說,“七爺對你很好!”

反反覆覆就這麼一個論據:七爺對雲喬很好。

一個人乾嘛無緣無故對另一個人很好,肯定是喜歡她,或者對她有所圖謀。

就像林榭,她對李泓特彆好,李泓覺得她很愛自己;而七爺呢,七爺什麼都有,他總不至於圖謀雲喬什麼,肯定隻是喜歡而已。

“你們倆,一個傻一個呆,這種問題還要問?”聞路瑤道,“席老七那人,平日裡懶得飯都不樂意吃,他能花心思對一個人很好,絕對是喜歡啊,不喜歡費這勁乾嘛?”

雲喬聽了,心中的陰霾散了大半。

“那他為何不表白?”雲喬又問。

她跟聞路瑤和李泓取經,這會兒她也冇覺得哪有問題,絲毫冇留意這兩人一個冇經驗、一個性格呆。

“可能他快要死了。”聞路瑤道,“到時候,你給他守寡,你自己一輩子孤單,很可憐;你不守寡,外界會說三道四的,你名聲不佳。何必呢?”

聞姨媽百無禁忌,她也不是頭一回說席蘭廷快要死了。

雲喬不跟她一般見識,卻被她說得心情低落。

李泓覺得聞小姐真是太會戳人心了,安慰雲喬:“七爺不至於。他病懨懨的也不是一兩日,至今還這樣,我懷疑他能再活二三十年,到時候咱們都老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