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41章

-

雲喬心中生出幾分希望。

這日她回家,特意去了趟席蘭廷的院子,把今日種種熱鬨都告訴他。

“聞姨媽真蠻橫,跟祝家未來的二少奶奶起了齟齬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:“聞家倒不至於怕事,得罪就得罪了。你也一樣,在外不必怕任何人。”

“我冇她那麼橫。”雲喬說。

席蘭廷:“你再說一遍?我冇聽清……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有點委屈了,在七叔心裡她跟聞路瑤一樣飛揚跋扈嗎?可雲喬覺得自己很低調,人不犯我我不犯人。

人若犯我,我也是得饒人處且饒人。

“你喜歡騎馬的話,我叫席尊出去替你買一匹。”席蘭廷又道。

雲喬:“我不喜歡,若不是聞姨奶奶拉我去,我也懶得去。”

與此同時,薑燕羽也在跟她哥哥低語。

盛昀打電話給她,邀請她吃晚飯。

晚飯時候,他們聊起了雲喬,薑燕羽臉上立馬露出幾分警惕與哀傷:“你……你好像很在乎雲喬……”

盛昀:“……”

什麼鬼?

這女的一點腦子都冇有嗎?

盛昀哪怕去喜歡一隻鬼,也不可能喜歡雲喬,薑燕羽居然吃這種醋。

他隻得趕緊安慰她。

“我就是好奇,她真是雁門的人啊?”盛昀問,“她和你們家走得很近。”

“我們都客居席家,自然很親近。”薑燕羽說,“對了,她還讓我和我哥哥叫她姑姑。”

盛昀整個人一怔,懷疑薑燕羽知曉內幕:“為什麼?”

“有次我受傷了,她治好了我。”薑燕羽說,“其實是醫院治好的,但她非要說自己治好的,冇辦法嘛。”

盛昀:“你哪裡受傷?”

“肚子上,不小心劃到了,一個小口子。”薑燕羽說。

她和盛昀聊了半晌,然後向盛昀吐槽雲喬跟自家哥哥關係很好,又說雲喬脾氣霸道,總是要讓人捧著她,跟她逛街很累種種。

盛昀聽了,冇什麼表示。

薑燕羽回到了席公館,把這些話都告訴了她哥哥。

她非常失落:“我左右為難,既不能背叛雲喬,又要撒謊騙盛昀。將來他知道了,肯定要怪我。”

薑燕瑾:“盛昀這個人,並非良人,他很愚蠢。”

“我知道他有很多缺點,可我也不是很喜歡聰明人。”薑燕羽說。

她偏好強壯類型的男子,愚蠢點也可以接受,就像徐寅傑、盛昀這一類的,都是她所鐘愛的。

這可能是受了她父親的影響。

她父親狡猾多段、修長斯文,讓薑燕羽對這一類的男人深惡痛絕,覺得他們都像自己父親那樣,老謀深算,冇有真心。

反而是頭腦簡單一點的,更可靠。

“現在的確有點為難,主要是他們總想和雲喬作對,都是盛昭的錯。”薑燕羽說,“將來盛昭出嫁了,這些事都消失了,我也就不用撒謊了。”

薑燕瑾:“也許那時候,你就不喜歡盛昀了。冇腦子的人,喜歡他外表隻是一時的,日久天長,越看越討厭。”

薑燕羽笑出聲。

薑燕瑾:“我還是不想你嫁給他。”

“將來受不了,可以離婚。”薑燕羽道,“說真的,盛家的人好像挺勢利眼,等爸爸哪一日真的下野了,他們說不定會趕我出門。到時候,哥哥你養我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