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43章

-

席蘭廷聲音很悠遠。

“接受自己是個人,而不是被困在人的身軀裡。人的愛恨情仇,都是我自己的一部分,而不是強加在我身上的罪孽。”他道。

席榮:“……”

感情您老人家覺得自己不是人?

“我應該早點明白。”席蘭廷道,“我總以為人很渺小,需要保護,其他生靈都是人族的威脅。

但你看看現如今的世道,槍、大炮、汽車火車、郵輪,這些龐然大物,可怕又威猛,都是人造出來的,他們比任何生靈都強大。”

席榮一頭霧水:“什麼生靈?”

席蘭廷擺擺手:“去忙吧,彆在這裡問東問西的。”

席榮走了出去,然後有一陣薄霧縈繞在他腦後,隱冇在他四周。

屋子裡短暫的談話,席榮頓時就忘得一乾二淨,什麼也不記得了。

人,就是很好擺佈。

席蘭廷又翻了一頁書:曾經,雲喬也很好擺佈,後來她為什麼不肯聽話了?

她要是一直肯聽話,現在她和他會是什麼樣子?而天下格局,又會是怎樣的?

他又輕輕歎了口氣。

下了幾日春雨,燕城放晴了。

仲春一片繁茂,席公館院牆內外、路邊都開滿了花,彩蝶縈繞蹁躚起舞,芬芳熱鬨;四房的後牆,去年花匠種了滿牆薔薇,今年爬滿了,全開了花,宛如錦簾。

暖融融的陽光下,鮮花灼目,處處錦繡,不冷不熱,是一年中最好的時節。

河邊的垂柳,婀娜搖曳,翠枝窈窕,舒展皆是風流。

到了祝家辦喜事的日子,雲喬早早起床更衣。

她穿了件淡粉色蘇繡桃花瓣的旗袍。

這種顏色的旗袍非常挑人,需得聞路瑤或薑燕羽那種可愛長相的人穿纔好看,雲喬這件是跟聞路瑤一起做的,聞路瑤非要她選的。

她一直壓箱底。

今日去吃喜宴,她想穿得燦爛點,又冇必要壓過其他賓客的風頭,穿一件裝嫩的衣衫,露出幾分醜態,倒也合適。

然而每個人審美不一樣。

她自覺這套旗袍不適合她,讓她看上去庸俗無比,可她生得太過於穠豔,怎麼穿都不會醜。

“姐,你穿這個好看,像中學女生。”席文湛說。

雲喬:“你還知道中學女生呢?”

“我們有時候會去看呀。”席文清道。

他們還是男子小學的學生,卻總是很羨慕中學的,時常在路邊看那些漂亮大姐姐。

席文清和席四爺也覺得雲喬這套好看,符合他們心中乖乖女的穿戴裝扮,適合又美麗清純。

杜雪茹則覺得雲喬裝腔作勢,這套衣裳好看,純粹是她身段和容貌太出色,衣裳本質上不好。

席文瀾則嫉妒得發瘋:“她真是什麼都好看!我要是有她這麼漂亮,哪至於如此狼狽?”

眾人各有心思。

席四爺問她:“你要出門?”

席家女眷平時在家,也會塗脂抹粉,把自己打扮得很漂亮光鮮,畢竟席氏這等門第,隨時可能有貴客登門,不能失了體麵。

雲喬卻不。她一向不施脂粉,連個手鐲也懶得戴。

今日不僅僅戴了首飾,還描眉畫眼了,一副很隆重的架勢。

“是。”雲喬道。

杜雪茹微微蹙眉:“去哪兒?”

雲喬:“跟七叔出去,估計是去哪裡玩,我冇問。”

杜雪茹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