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45章

-

席蘭廷任由她看。

果然,他冇撒謊,雲喬卻立在那裡,表情是沮喪的。

她的朋友們都說,一個人對另一個人很好,要麼是喜歡她,要麼是有所圖謀。

七叔呢?

他喜歡她嗎?

除了對她很好,他還有冇有哪裡能證明?她送的禮物,他就用過一次,而後束之高閣;他們照過的照片,他也說弄丟了。

雲喬很泄氣。

席蘭廷伸手戳了下她額頭,手指冰涼,似還帶著一點冰的濕潤。

她摸了摸自己額頭,並無水漬,隻是心神恍惚了下,那點無端的失落不見了。

她把懷錶放回席蘭廷的口袋裡。

“七叔,我給你係上領結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把領結給她,微微彎了腰。

雲喬認認真真給他繫好,發現他的呼吸就在她頸側,她麵頰滾燙了起來,手指也微微發燙。

她輕輕咬住唇,貝齒陷在唇瓣裡,無端讓席蘭廷想起了一個個暴雨的午後,在那逼仄狹窄的山洞裡,她藏匿在淩亂青絲中的麵頰,咬唇忍耐著的樣子。

心口一陣劇痛,席蘭廷的身子不由痙攣了下。

雲喬:“你怎麼了?”

席蘭廷:“我抽風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兩人出門時,雲喬很明顯感覺到席蘭廷臉色不太好。

他不太像是生病了,倒好像是滿腹心事,想要一個人獨處、思考。雲喬看懂了他表情,不開口了,任由七叔沉浸在自己的心緒裡。

祝家的婚宴,也是擺在南華飯店。

這地方雲喬每隔一段時間就要來一次,她快要玩熟了。

門口的紅毯很長,延伸足有五十米,非常闊氣。

不少記者守在門口。

雲喬還在人群裡看到了丁子聰。

這位丁先生,恐怕不是來祝福的,而是來挑事的。

她走上前,和他打招呼。

丁子聰正在拍照,猛然被雲喬拍了下手臂,他像是吃了一驚。

“你還充當記者?”雲喬問他。

丁子聰:“我什麼都乾,事事衝前頭。您怎麼來了?”

“來吃喜宴的。”雲喬說,“你太太和鶯鶯還好嗎?”

“挺好的。鶯鶯最近不太愛笑了,怎麼逗弄她都不行,我太太還說請您去坐坐,您去了鶯鶯纔會笑。”丁子聰道。

他們倆拉了幾句家常。

祝禹誠瞧見了席蘭廷,迎了出去,雲喬匆忙和丁子聰告辭。

旁邊記者問丁子聰:“老兄,那位小姐真漂亮,她是誰?”

丁子聰:“她是我姑姑!”

記者:“……”

旁人隻當是丁子聰的反話,識趣閉嘴了。

不僅僅記者們注意到了雲喬,很多人目光都落在她身上。

雲喬素來引人注目,而她今日這身衣裙,有種清純可愛與成熟嫵媚的融合,讓她看上去更瀲灩勾魂。

她走近了大廳,有人的目光一直在她身上,流連不去。

祝禹誠把雲喬和席蘭廷引到了主桌,非常熱情向他們介紹了自家的舅舅和姑父。

“你們先坐,我去去就回。”祝禹誠道。

他還要待客。

雲喬點點頭。

席蘭廷坐了片刻,起身要去小陽台抽菸,不願意搭理四下湧上來的人。要不是陪雲喬,他真懶得來。

雲喬跟著他去了。

兩個人在小陽台上沐浴暖陽,雲喬還跟席蘭廷點評了下今日的祝禹誠:“整個人都在發光。看得出來,他對自己弟弟的婚姻很滿意。”

弟弟聯姻、弟弟娶親、弟弟生子,所以這些都落不到他頭上,他可以自由自在。

雲喬想想都能感受到了祝禹誠的開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