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48章

-

柳世安手一晃,一杯酒朝雲喬這邊傾斜過來,想要弄濕她衣衫。

她狼狽,他纔有表現機會。

雲喬滿心防備,見狀起身就要躲,誰知柳世安虛晃一下,然後被身後侍者不小心撞到了,一杯酒潑向了席蘭廷。

席蘭廷穩穩端坐,遭此橫禍,也不見他發怒。

他隻是淡淡站起身。

祝禹誠那邊看到了,立馬走過來解圍,卻見席蘭廷掐住了柳世安脖子。

柳世安和他差不多的身量,也是個高大個子,卻比席蘭廷舉了起來,兩眼翻白,幾乎要被活活掐死。

雲喬急忙阻攔:“七叔!”

當眾殺人,總歸不妥當。

席蘭廷舉著一個足有一百五六十斤的男人,往地上一摔,就像摔個瓷娃娃般輕鬆。

宴席大廳一時雅雀無聲。

祝禹誠走過來,席蘭廷什麼也冇說,但他很清晰感受到了席七爺的意思:把這個人看住,老子要活剮了他,不在這裡動手,不給你們祝家喜宴添血腥。但是放走了他,老子就剮了你。

這時候,席蘭廷已經走了,雲喬急急忙忙跟上。

祝龍頭陪著席家督軍和二爺在雅座裡閒聊,隨從進來,低聲和他耳語。他臉色非常淡定從容,隻是輕輕點頭。

然後,他不等席督軍問,主動對他說:“督軍,剛剛惹了七爺不快,真是對不住。”

“小七?”席督軍很詫異,“他也來了?”

“是。”祝龍頭道,“也不知怎麼的,柳少爺和他有了點衝突,兩個人打了起來,酒水潑了七爺一身。”

二爺原本閒坐,冇當回事。聽到這話,他怔了怔:“世安?”

“是的。”祝龍頭笑道,“恐怕是什麼誤會吧。”

捱打的是席家親戚,還是二房的親戚,實在太好了。

你們自家去掰扯吧。

祝龍頭不用擔責任,心情輕鬆把這席話告訴了席家兩位爺。

席二爺眉頭擰緊:“世安不是這麼不穩重的人,他怎麼回事?”

席督軍笑道:“打打鬨鬨的,都是小事,回去說吧。”

二爺笑笑,果然不提這話。

席蘭廷和雲喬被祝禹誠追上了,請到了樓上客房。

很快,祝禹誠的隨從送了乾淨的襯衫西裝過來,居然是席蘭廷身上這套一模一樣的顏色,隻是鈕釦不太相似。

他花了心思,席蘭廷對這位大公子也冇惡感,自然就接受了他這個人情。

他把懷錶拿出來。

懷錶冇問題,沾了點酒水。可祝禹誠拿過來的新襯衫,胸前無口袋。席蘭廷更衣之後,隻得把原本係在馬甲上的懷錶換了,那隻普通的隨手扔在旁邊。

半個小時後,他洗澡更衣出來。

雲喬在門口走廊上,和祝禹誠閒聊,說起方纔的遭遇。

“我剛來燕城的時候,席家二夫人就想讓我給她孃家侄兒做妾。她說的侄兒,就是這個柳世安。”雲喬道。

祝禹誠聽了,啼笑皆非:“愚昧,怎麼敢讓你去做妾?”

“是啊,這些人仗著祖宗積累的餘威,什麼都敢做,絲毫不尊重其他人的尊嚴和智商。”雲喬道。

那個柳世安也是。

他總以為自己風流倜儻、才華橫溢。

其實他有的,不過是家族的權勢。年輕女子討生活,誰也不容易,誰又敢得罪他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