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49章

-

柳世安無往不利慣了,越發肆無忌憚,居然敢打雲喬的主意。

“我派人請他出去坐坐,其實讓隨從把他捆在汽車裡了。”祝禹誠道,“回頭交給七爺發落。”

“彆臟了七爺的手。”雲喬說,“七爺不殺了他,顯得對我不夠重視;真殺了他,為了這點小事又不值得,畢竟是他嫂子孃家侄兒。

大哥,你放了他回去,晚上我通知雁門的人,去給他點教訓。不要給七爺處置了。”

祝禹誠笑了笑:“你很疼七爺。”

雲喬當然疼他。

她將來還要養他呢。

“那就聽你的,我叫人去放了他。”祝禹誠道,“隻是七爺問起了,你得替我解釋。”

“我會。”雲喬道。

祝禹誠點點頭,下去忙碌了。

雲喬一個人在門口等了等,等席蘭廷出來。

他頭髮半乾,全部梳在腦後,露出了他的臉和額頭,有種彆樣的乾淨利落,更添了幾分英俊。

“你讓祝禹誠把人給放了?”席蘭廷問。

雲喬:“你聽到了嗎?”

“祝禹誠人不在這裡。”他猜到了。

雲喬點點頭:“我打算先放了他,晚上讓人去嚇唬嚇唬他。不值得為了這種流氓動手,七叔。”

席蘭廷:“隨你。”

他們倆下樓時,宴席大廳內已經開始了婚禮。

新娘子也來了。

雖然有了柳世安這個插曲,整個婚禮辦得很熱鬨。

隻是新娘子敬酒時,看到雲喬非常不自在。

雲喬不以為意。

他們還冇離席,席督軍的副官長走過來,低聲跟席蘭廷耳語:“七爺,督軍讓您和他一同回去。”

席蘭廷:“我冇空。”

“七爺,小人就是傳話的,您這話小人不敢去回。”副官長哀求。

“怕督軍,不怕我?”席蘭廷冷冷瞥了眼他。

副官長立馬站直了身子。

他今日是跟督軍來喝酒的,故而穿了件西裝。隻是身段太板正了,西裝也被他穿出軍服的僵硬感。

“行了,我心裡有數,你先去吧。”席蘭廷見副官長不打算走了,一直杵在他身邊,跟個門神似的,很不情願妥協了。

副官長大喜,轉身回去了。

祝家喜宴結束,席蘭廷朝席督軍走過去:“我先送雲喬回家,你有什麼事到老公館去說,彆車上講。”

“也就是幾句話。”席督軍說。

席蘭廷:“回頭再說吧。”

他轉身走了。

席督軍和二爺乘坐同一輛車,跟在席蘭廷汽車後麵,兄弟倆也在閒聊。

“你那侄兒,就冇個人能管管?不說雲喬現在跟了老七,單說她這個人,柳家惹得起?”席督軍沉臉說。

席二爺:“大哥你彆罵我,那是我什麼侄兒?我姓席、他姓柳。”

席督軍:“……”

這件事,的確罵不到二爺頭上。二爺再有能耐,還能越過大舅哥去管妻子孃家的侄兒?

柳世安成器與否,跟席二爺冇有半點關係。

“大哥,要我說彆管了,小七打死他,也是他活該。”二爺又道。

二爺一向不喜歡大舅哥,也對妻子孃家冇什麼好感。

“兩家姻親,結下這樣的生死大仇,對我們都冇好處。你冇聽說過‘六親同運’?有時候你隻感覺親戚在倒黴,殊不知這是一個家族的氣數將近,他們倒黴遲早也是我們倒黴。”席督軍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