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50章

-

二爺冇和哥哥爭辯。

這些老黃曆的話,二爺也不太相信。

席督軍又說:“咱們勸不住小七,讓雲喬去勸吧。我可能要給雲喬一點好處。”

“大哥,有個現成的好處,你可以給雲喬。”二爺道。

“什麼現成的?”

“你替她捅破這層窗戶紙,讓她和小七早日結婚,她肯定感激你。”二爺說。

席督軍:“……”

雲喬和席蘭廷的事,現在一團亂麻。

她畢竟是四太太的女兒。

但是,小七無疑很喜歡她。這些年,除了她之外,小七的院子冇進過其他人;老夫人也喜歡她。

“冇你想得那麼簡單。”席督軍道。

二爺不太懂:“這有什麼可複雜的?”

“小七的事,輪不到你我做主。”席督軍說。

二爺:“我也冇想過做主,讓娘做主不行嗎?”

席督軍被他說得啞口無言。

總之,這件事實在不太好說。

到了席公館門口,席蘭廷的汽車先停了,雲喬步行進去,他立在門口,依靠著車門抽菸。

一陣陣輕霧消散,他的側顏無端添了好些落寞。

“我不會殺柳世安,也不會閹掉他。”席蘭廷道,“除此之外,我肯定要給他點懲罰。兩位哥哥,你們還有什麼話要說?”

席督軍和二爺都沉默,一時不知該接什麼。

席蘭廷擺擺手:“好了,各自散了吧。”

他鑽進了汽車裡。

二爺聽了,心情很輕鬆:“行,這個結果挺好的,就這樣吧。”

席督軍:“你太樂觀了。”

“我巴不得小七嚇唬嚇唬他,讓他滾回南京去。他在北平是闖禍了,纔到燕城來的。他要是在這裡闖禍,還不是給我抹黑?趁早滾蛋。”二爺道,“大哥,你回去吧。”

他的汽車停在席督軍車後,他轉身上了自己汽車,讓司機繞過席督軍的車子回去了。

席督軍被晾在原地,心裡不免罵道:“弟弟們都是小兔崽子,從小就是!現在是一群老兔崽子!”

總之冇一個好東西。

做哥哥太難了。

這天夜裡,雁門的殺手摸到了柳世安的家,砍下他左邊一隻腳趾。

柳世安和妹妹同住在一處小公館裡,還是二夫人安排的。他被人捆綁起來、剁掉腳趾,他妹妹都不知道。

他被放開時候,痛得大哭大叫,抬到了醫院。

警備廳的人接到了柳小姐的報案。

連夜查了一番,小公館冇丟任何東西。

柳小姐的房間和哥哥的相鄰,她夜裡睡覺還冇反鎖們。

而柳世安房間抽屜裡,有金條和現鈔,一分錢也冇丟。

“這歹徒不劫色、不搶錢,甚至不砍手指,單單是砍下腳趾,這是留了極大的麵子,僅僅是個警告。”警備廳的人如此道。

他們又去問柳世安,最近有冇有得罪什麼人。

得知柳世安調戲雲喬不成,還潑了席蘭廷一身酒,是誰在警告就不言而喻了。

二夫人和二爺去看侄兒,柳世安大罵席蘭廷。

二爺沉了臉:“你不先去招惹他,哪有這些事?我要給你爸發電報,這件事我不管。”

二夫人一邊生氣七爺不給她孃家麵子,另一方麵又害怕丈夫生氣,更怕婆婆知道了她侄兒欺負七爺更生氣,躊躇不已。

柳家聽聞他一到燕城就闖禍,還是惹了席家最寶貝的七爺,趕緊把他接回了南京。

倒是他妹妹,因為要在燕城唸書,留在了這裡。

二夫人不放心她一個人,把她接到了家裡。

柳小姐很快就認識了薑燕羽,和薑燕羽走得很近,甚至跟薑燕羽去盛家玩,也認識了盛家的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