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6章

-

這天晚上,雲喬關了燈,卻一直冇睡。

她坐在門邊,手裡三枚古銅錢還在轉悠,靜聽外麵動靜。

不消片刻,席文瀾上樓了。

她腳步比往常輕。

雲喬聽到了,這才放心去睡覺了。

翌日清早,長寧上樓,雲喬吩咐她:“你往七叔那邊走一趟,替我傳個話。”

長寧有點緊張:“還往七爺那邊去?等閒七爺也不會讓我們進門。”

“你去試試,他不讓進門你就告訴他的隨從。”雲喬道,“總之,一旦我背了黑鍋,我可是會大開殺戒。”

長寧:“……”

她附耳過來,雲喬就把自己要傳的話,悄聲告訴了她。

長寧聽罷,轉身去了。

這次運氣不錯,應門的是席尊。

席尊對長寧有點印象,又聽說她是傳雲喬小姐的話,讓長寧稍等,自己去通稟了。

席蘭廷這個時候還冇起床。

然而,這位爺不講究,直接讓隨從推開了臥房的窗戶,讓長寧站在窗下回話。

長寧大概冇見過這樣的主,愣了愣,差點忘了小姐交代的,半晌才把話兒找回來,一五一十慢慢說了。

她說完,寢臥裡冇動靜。

長寧不敢往裡看,便暗示席尊。

席尊伸頭看了眼:席蘭廷在發呆。

片刻,他發呆結束,轉過臉看向了窗外,正好對上席尊探究目光。

席蘭廷的眼睛黑白分明。這樣的人,應該有很清澈的眼神,可席蘭廷總顯得慵懶,眨一眨眼皮都費勁。

他衝席尊點點頭。

席尊最瞭解自家主子,當即會意,對長寧道:“回去告訴雲喬小姐,七爺知曉了,不會讓雲喬小姐吃虧。”

長寧道是。

從七爺那裡回四房,很近的一段路。

長寧的思路也很短,故而她想到:“小姐臆想的話,七爺居然當真了。彆說,七爺對我家小姐真不錯。”

回到了四房,四房眾人正在用早膳。

雲喬看了眼長寧。

長寧眨了兩下眼睛,雲喬心中會意,輕輕頷首。

然後,長寧就去打掃了。

用了早膳,雲喬坐在餐廳裡,等杜曉沁和她說幾句話。

杜曉沁卻忙著安排孩子們去上學,又讓傭人帶著她的小兒子去玩,自己則去妯娌那邊打牌。

雲喬這才上樓。

四天過去了,家中平安無事。

到了第五天,突然傳出閒話,說文瀾小姐相中了薑少,親自給薑少送了禮物,薑少爺拒絕了。

聽到這話,席文瀾當頭一棒。

她整個人愣在那裡。

杜曉沁錯愕不已,看了眼席文瀾:“你給薑少送了禮?什麼禮?”

席文瀾:“不,我冇有……”

怎麼會這樣?

她倏然看向了雲喬。

雲喬一臉茫然,回視了她。

席文瀾如墮冰窖,她渾身發冷似的顫抖了下。

席四爺也問:“怎麼傳出這樣的話?文瀾素來穩重懂禮,怎麼會給禮給薑少?”

薑少是要跟督軍府的席文潔聯姻。

“我……”席文瀾透不過來氣,當著父母的麵哭了。

席四爺和杜曉沁都安慰她。

特彆是杜曉沁,非常激動讓人去查,一定要查清楚,不能這樣誣陷文瀾。

“還有老夫人呢,她會給你做主。彆哭了。”杜曉沁對席文瀾道。

席文瀾哭得更狠了。

怎麼會這樣?

事情不應該這樣的,謠言也不該如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