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69章

-

“冇事的林小姐,一點小傷口不會留疤。”雲喬按住,對林榭道。

林榭聽了,眼淚滾落得更甚:“怎麼會是小傷口?明明很深了。”

然後,她看著聞路瑤,“聞小姐,哪怕你跟我有仇,也不必下這樣的狠手吧。”

眾人聽了這話,齊齊看向了聞路瑤。

聞路瑤腦子裡嗡了下,頓時怒意蹭蹭往上湧,理智與辯解都被怒火衝散了:“你說什麼呢?分明是你自己撞過來的。”

“我撞到了你刀口下?”林榭雖然哽嚥著,但吐字清晰,“聞小姐,我難道腦子有坑嗎?我讓你切絲,你卻想切我的手。我這雙手要彈琴賺錢的,不像聞小姐你,出身就有金山銀山。”

聞路瑤:“你腦子就是有坑,我好好的跑去切你的手?”

“我知道你對李醫生有不同尋常的感情,但你不能因為嫉妒我就這樣,聞小姐你這是不對的。”林榭哭道。

眾人:“……”

聞路瑤本該發怒,或者咆哮,她卻在這個瞬間眼神有點躲閃。

“我一直不敢招惹你,話也不敢點破,但你下這樣的狠手,你太毒了聞小姐。”林榭哭著道。

聞路瑤詞窮,隻剩下羞愧與憤怒交加:“你、你……”

她說不出個所以然。

事情發展得太快了,聞路瑤當時和林榭說著什麼,讓她過來看,她就過來了,刀當時怎麼放的她冇留意,反正她用力拿穩的,還故意往旁邊挪了挪,冇有靠近林榭。

林榭轉身要去找東西,手在她刀下一溜過,她感覺到了刀身一震,自覺是狠狠劃了一刀,然後林榭用手捂住的傷口上,有血拚命湧上來。

到底怎麼回事,聞路瑤不知道。

難道她無意中,真的劃了林榭一刀嗎?

聞路瑤有點不信任自己,她有時候注意力不集中,腦子裡想這個事、手頭做那個事,回神時也在想:“我剛乾嘛來著?”

所以她也不能肯定,自己的手是不是有了主見,劃了林榭一刀。

正如林榭所言,她心中有不能對人言的秘密。

她的憤怒,有點底氣不足。

李太太和李泓的妹妹都在安慰林榭,說要趕緊送林榭去醫院。

雲喬按住不放,一直說:“不如等李醫生回來,看看他怎麼說。”

李太太慌亂點點頭。

李泓的妹妹和妹婿各自抱了個孩子,生怕孩子亂跑也弄傷了,六神無主。

林榭看了眼眾人,手上被雲喬按住的傷口疼得要死,心裡卻知道自己這一仗打贏了。

李太太把雲喬和聞路瑤叫過來,試探林榭,結果導致林榭受傷。

不管李太太怎麼解釋,她也算間接傷害了林榭。她為什麼要害林榭,這是她解釋不清的。

以後,一旦李太太真發現了什麼蛛絲馬跡,她的話李泓也未必會相信。

至於聞路瑤,林榭早就看出,這位聞小姐對李泓有種超乎尋常的好感。

她這樣的千金小姐,曾經肯替李泓拍照,就可見她在李泓這件事裡,把自己放得很卑微,隻是她自己不知道罷了。

讓她受一次挫折,在李泓的家人和自己朋友麵前丟臉,她從此大概都不敢向李泓表白感情。

林榭瞭解聞路瑤這種人,他們外表越是強大跋扈,內心最細膩的感情就越脆弱。

看聞路瑤的種種表現就知道,她一點兒也不敢露出來,因為聞小姐無法接受任何的拒絕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