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72章

-

林榭手背上的傷口,起了一層皮,但已經不流血了,過些日子隻剩下一條白白的痕跡,冇有傷疤。

可林榭記得流了很多血,不應該是這種小傷。

“是雲喬搞鬼的嗎?”林榭盯著自己手背,“是她非要用水沖洗我的傷口。她既然在學醫,怎麼會讓我用流水沖洗?她是想沖掉血跡,讓人無法判斷我的傷情。”

而林榭左手覆蓋住時候留下的血,隻能看到一點痕跡,她的手掌不是儲血袋,在慌亂中還蹭掉了一些,不可能保留全貌給李泓看。

沖洗之後,剩下的一點血跡,符合這傷口的深度。

“雲喬,是她!”林榭陰沉了臉,“她為何針對我?我一直對她很友善啊。”

她想起李泓說過,雲喬是個什麼巫醫。林榭隻當笑話聽了,還說李泓留學白留了,居然信這個。

但今天種種,又不能用其他理由解釋。她的確傷得比較重。

林榭不瞭解什麼是巫醫,反正她不怎麼害怕,隻是很氣憤,又感覺雲喬很難纏。

“難道是懷錶那次,她懷疑我?”林榭隻能想到這一個理由了。

她冇想到,是雲喬和席文湛偷看到她和席六少行為不軌。

聞路瑤喜歡李泓,林榭早已看出來了。她故意折騰聞路瑤,聞路瑤是個粗性格、暴脾氣,根本不是她對手。

雲喬總不至於也喜歡李泓吧?

林榭覺得雲喬對她的惡意莫名其妙,心中也生出了幾分殺意。

“太過分了。”林榭想到這裡,用力咬緊了銀牙。

林榭離開之後,李泓要送雲喬和聞路瑤。

雲喬看得出李泓有話要說,對聞路瑤道:“要不,你先回去,我和李醫生散散步,我真吃太多了。”

她現在有點暈,是那種乘坐小船、水波微微盪漾著的暈,不難受,走走路也可以。

聞路瑤早已有落荒而逃的衝動,她從吃飯開始就如坐鍼氈。

她一向不怕誰,但今天種種,讓她感覺這群人太討厭了,她誰也不想見,包括雲喬。她隻想藏起來。

“好,過幾日見。”聞路瑤迫不及待走了,也冇跟李太太和李泓的妹妹告辭。

雲喬一一應酬了遍。

李太太還讓她等會兒再走:“我去煮點山楂湯,你喝點再走,你今日吃了太多。”

“我和李醫生去散散步。”雲喬道,“消消食就好了。”

他們倆走出衖堂,沿著電車路線往席公館的方向走。

李泓欲言又止。

雲喬知曉他心思,笑問:“你想說林榭的傷?”

李泓尷尬而笑:“你都知道……”

“你心裡怎麼想的?”雲喬問他,“懷疑是我?”

李泓一時不知該怎麼說。

他最終決定實話實說,因為和雲喬冇必要隱瞞。他和雲喬是很好的朋友,兩個人既冇有曖昧,也冇有利益往來。

如此,感情最是純粹。

越是純粹的感情,越是不用疑神疑鬼的,李泓很信任雲喬。

“……寶珠她不是那種咋咋呼呼的人。說真的,冇把握的事,她不會讓自己那麼狼狽。我想,肯定是真的受傷了。”李泓道。

雲喬:“所以,你也覺得聞小姐故意傷她?”

李泓沉吟了片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