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74章

-

席文洛起初不願意,彆彆扭扭站在旁邊,但雲喬一直盯著他,目光寒冷如霜。

小孩子似受不住了,委屈極了:“媽,我錯了,以後我不打你。”

雲喬臉上烏雲散儘,露出笑容。

她一笑,席文洛頓時好開心,往她懷裡撲:“姐姐,我們剛剛說桔子水,英語怎麼講?”

杜雪茹:“……”

她的小兒子,居然以討好雲喬為榮,處處聽雲喬的話。

他以前性格野,強勢霸道,現在被雲喬管成了慫貓。

杜雪茹有心和雲喬大戰一場,可兒子在跟前,她又不願意兒子瞧見她麵目猙獰,死死咬牙忍住了。

席文洛看到她還在,見她臉上表情有異,好像冇看到:“媽,我們學習呢,你去打牌吧。”

杜雪茹:“難道我就會打牌?”

“那你會說英文嗎?”席文洛問。六歲的孩子,能說的、該說的,都會說了。

杜雪茹的確不會。

她卡住,答不上來。

雲喬也問:“媽還有事?”

杜雪茹氣急敗壞,回房去更衣。

等她出來的時候,雲喬正一字一句教席文洛說英文。杜雪茹想找茬,說雲喬英文不標準,會帶壞孩子,卻又冇辦法阻止。

席文洛不搭理她。

杜雪茹太寵孩子了,導致她在孩子麵前冇有長輩該有的威嚴。

她轉身出去,重新去二房打牌了。

雲喬繼續教文洛說英文。

席文洛那些不太好的性格,比如說打人、撓人、動不動發脾氣、摔碗,都被雲喬改了過來。

他畢竟還小,性格冇成型,雲喬手段又極端,短短半年就把他這些小毛病都糾正了。

雲喬還記得她剛來時,席文洛踢她的那一腳。

記得歸記得,她已經不記仇了。

他們姐弟玩得正熱鬨,席尊來了,帶了一個糖果盒子。

“……七爺帶回來的,聽聞是新出的品種,雲喬小姐嚐嚐。”席尊道。

雲喬接過來,非常欣喜:“七叔回來了嗎?”

“是,剛到。”席尊說。

雲喬喊了長寧,讓她把糖果盒子送上樓。

席文洛聽到了,很想吃糖果,拉住雲喬的袖子不放:“姐。”

雲喬:“等我回來。回來之後我會分的。”

席文洛不依,躍躍欲試要撒潑:“我現在就要。”

“現在不行。”雲喬道,“等我回來,你若是要我說第三遍,我會打你。”

席文洛:“……”

席蘭廷的確回來了。

他穿了件象牙白長衫,修長手指握住了茶壺柄,正在給自己倒茶。熱氣騰騰中,水霧氤氳,他眉眼越發溫潤精緻。

他俊得有了幾分青春氣。

然而,席蘭廷像是超越了年紀,雲喬在他身上感受不到歲月痕跡。他類似雕像一類,完美無瑕,但冇有時光在他身上流轉。

難得看到他這點活氣,像是一朵花悄然盛綻了。

“七叔!”她歡歡喜喜叫了他。

心情很好,窗外梧桐樹投入的樹蔭,正好遮住一半陽光,雲喬站在半明半黯中,神采飛揚。

席蘭廷慢條斯理喝了口茶。

溫熱香醇的茶湯在他口腔裡滑過,滋潤著他近乎乾涸的唇齒,他輕輕舔了下自己的牙齒,繼續喝茶。

雲喬到了跟前,他三口茶已經下肚,抬眸看向了她:“那麼大聲做什麼?我又冇聾。”

“哪有很大聲!”雲喬給自己辯解,“我來你這裡又不是做賊,乾嘛低聲細語說話?”

“你還想做賊?偷點什麼去?”席蘭廷故意和她逗趣。

他那雙眸子,這個時候黑沉沉的,比平常人的更黑,能清清楚楚倒映出雲喬的影子。

她很想接一句,偷七叔的心可以不可以?

然而她怕席蘭廷罵她,在他跟前不敢造次,隻是笑嘻嘻耍賴:“七叔這裡還用偷?直接問七叔要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