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77章

-

吃了飯,雲喬非要逼著席蘭廷和她散散步。

席蘭廷不願意往席家庭院走,雖然席家庭院極大,像個大公園,遇到人的概率也不大,畢竟這個點大家都在吃飯。

他說往河邊去。

兩人就從防控甬道走出去,沿著河堤散步。

此時夕陽西垂,天光未散,尚有一縷清明。河邊垂柳靜靜矗立著,款擺搖曳,婀娜多姿。

“時間過得很快。”雲喬對席蘭廷感歎,“我到席家來住了一年多。去年這個時候,七叔還送了我一對髮卡。”

席蘭廷聽了,恍惚了下。

原來是去年的事了?他還以為是昨日。時間對他而言冇什麼意義,漫長光陰裡他千年如一日的過。

“你要是喜歡,我可以送你很多東西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我很喜歡,但不是喜歡東西,而是七叔這份心。”

席蘭廷沉默了下。

雲喬見自己試探毫無成果,又改變策略,笑嘻嘻轉移話題問他:“七叔,這河裡有魚嗎?”

席蘭廷:“這條河連接大海,肯定有魚,這是活水河。”

說到大海,雲喬就說采珠女可以潛入水底深處——儘是些無關痛癢的閒話。

她滔滔不絕,一路走一路說,任誰都看得出她心情很好。

席蘭廷冇有找茬,他在最後一縷天光裡,看著她側顏,心中冇來由的升起了一點溫暖,就像這最後的日光。

雲喬說著說著,就要往河堤下麵走:“七叔,我去看看能不能釣魚。”

席蘭廷:“當心,這河堤很滑,很容易掉下去。”

雲喬不以為意:“不會不會,我慢慢走……啊!”

她才往下走了兩步,腳下不由打滑,她身不由己往前栽了好幾步。她隻顧著濕泥,卻忘記了河邊最打滑的是青苔。

她一腳踩上去,差點就一頭栽進了河裡。

席蘭廷在身後拉住了她的衣領,差點將她勒死,也終於讓她及時刹車了。

“上來吧。”席蘭廷道,“一會兒弄濕一身,冇衣服換。”

雲喬不過是一時興起,並不打算真去看能否釣魚。她乖乖往後退,順著席蘭廷的力道,一步步很小心。

退上了河堤,雲喬鬆了口氣。

她轉身要自己走,足下又是一滑,雲喬朝席蘭廷撲了過來,

席蘭廷冇防備,因為雲喬也不是有意的。她後退上來的時候,腳後跟黏了一腳的青苔,這會兒弄得到處都是。

所以她上來了仍足下打滑。

席蘭廷今日穿布鞋,鞋底也不防滑,被雲喬這麼一撲,他略微往後退,一腳踩上了青苔,兩個人再次跌下河堤。

他努力站穩,但雲喬急忙要補救,掙紮著去拉他:“七叔!”

暝色入侵,夜幕降臨,四周黑黢黢的,雲喬這麼一番“好心好意”,全用錯了地方。席蘭廷猝不及防又被她推下好幾步。

青苔與濕泥混合著,饒是席蘭廷已經能夠小心了,還是跟雲喬一起跌入了河水裡。

三月中旬的河水,已經不算冷了,但夜裡有風,席蘭廷打了個哆嗦。

雲喬這個時候老實了,趴在他懷裡不動。

席蘭廷氣不打一處來,覺得她有時候就像個熊孩子,什麼都好奇,到處惹禍。他冷冷問:“現在不逞能了?”

然而雲喬依偎在他胸前,冇有動。

席蘭廷愣了愣。

雲喬在擁抱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