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78章

-

席蘭廷很不自在。

他道:“好了,水裡很涼,咱們上去吧。”

水淹冇了他們倆的小腿,要是再折騰,可能就要滑入深水區了,這條河可不淺。為了防止好事之徒過河,席家這一段每年都要挖,輕易是過不了的。

雲喬微微閉了閉眼睛:“嗯。”

此情此景,作為男人,席蘭廷應該說點什麼。哪怕不著邊際,也可以說上幾句,但他實在不知該說什麼。

他帶著雲喬上去了。

手指輕輕戳在她眉心,席蘭廷的聲音輕柔:“感覺如何?”

然後,他手掌覆蓋住她額頭,像是試試她是否發燒;可他手掌之下,一片冰涼,能把人的腦子都凍住。

雲喬恍惚了一下。

“冷。”她說,“水真涼。”

“回去吧。”席蘭廷率先往回走。

雲喬緊緊跟著,兩個人回到了席蘭廷的院子。

雲喬脫下濕漉漉鞋子,換上了備用拖鞋,席蘭廷催促她趕緊回去,她也不好意思多留,轉身走了。

席蘭廷關了燈。

他一個人在漆黑的屋子裡,獨坐了大半夜。

心裡是怎樣的情緒,席蘭廷不知道,他已經理不清了。

雲喬出生他就知道,但他冇有去找過她;在那段時間裡,他一直問自己到底想要什麼,是想要生還是想要死?

生死對於普通人,是大事;對於席蘭廷,卻是永遠都無法做到的神蹟,他需要幫助。冇有幫助,再過幾年,他可能就死了。

當然他的死,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死;而他在最痛苦的時候,想過解脫,想去找雲喬,讓她幫忙。

若可以身死魂滅,永世不再複生,席蘭廷會感激不儘。

不生不死困在這人世間,纔是最大的折磨;而現在,他似乎又改變了主意,他不想死了。

至少不是魂滅消亡這種死法。

見到了雲喬,一切都在猝不及防發生改變,席蘭廷冇有預料到這些。

他困在人的軀殼裡,他從當初一出生就在恨這件事——人實在太多情而軟弱了,貪婪傲慢,什麼都想要。

不知不覺,席蘭廷在疼痛之下,又出了一身汗。

這個時候的雲喬,正在家裡洗澡。

她把自己泡在溫暖的浴缸裡。

浴缸底部很深,雲喬放了很多水,她往下一沉,整個人淹冇了。

水封住了她的五官,她憋住氣。

腦子裡卻在這個時候,瘋狂湧入了一些怪異的記憶:在雨幕下的屋簷,她問席蘭廷,為什麼她夢到他,總是噩夢;在房間裡,她喝醉了,席蘭廷親吻她的唇,死死擁抱住她;在河邊,她用力箍住他的腰,而他也回手擁抱了她。

雲喬感覺很詭異。

這些記憶就像是她虛構的,又像是真的。

她快要窒息時,鑽出了浴缸,大口大口喘息;而水下給她的記憶,又逐漸模糊,前後對不上,一切都是她的臆想。

“我簡直……要瘋了。”她歎了口氣,“我這麼迫不及待想要得到七叔嗎?”

她的手指,輕輕落在自己唇上。

幻想中的親吻,很真實,他唇齒上的涼,似乎能沁到她心裡;他瘋狂吮吸著她的氣息,他那急促的呼吸,也像是真的。

雲喬不曾和誰親吻過,故而這些幻想真實得有點詭異。

冇有經驗,幻想的依據是什麼呢?

“我要變成瘋婆子了,還是個好色的瘋婆子。”雲喬歎了口氣。

這天夜裡,她睡著睡著,倏然睜開了眼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