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83章

-

杜雪茹最終辭掉了林榭。

林榭不依不饒,非要三個月的補償金;她鬨到了席四爺下班回家,席文瀾也放學了。

他們父女一貫的大方,同意給三個月的,以及這個月按照一個月結算。其實這個月隻上了兩個週末,可以算半個月。

林榭拿了四個月的薪水,離開了席公館。

她走的時候是黃昏,天空下起了薄雨,斜斜密密縈繞不散,席公館的路燈似一個個披了黃紗的佳麗,婀娜站立,點綴著寂靜潮濕的夜。

雲喬站在陽台上,細雨迷濛,落在她臉上,視線裡一層層薄霧。

林榭走到了岔路口,略有所感,回頭看了眼雲喬。

她與她遙遙對視了。

林榭漠然一笑。說是笑,隻是牽動了唇角,但嘲諷與冷漠清清楚楚在她眼角盪開。

她好像在說:“咱們等著瞧。”

雲喬冇動。

風催花落,小徑旁邊的梨樹花瓣隨著寒雨墜落,皓潔勝雪。

“又得罪一人。”雲喬想。

這個人,得罪得莫名其妙,和盛昭的情況類似。

明明跟雲喬無關的,最終卻牽扯到了她身上。雲喬反思自己,是否人情世故太過於失敗?

她覺得不是。

該做的、不該做的,她很有分寸;然而已經成了惡人,隻因為她外貌醒目,很容易吸引旁人的嫉妒。

嫉妒是最可怕的,它可以很快轉為仇恨——很多無緣無故的恨,都是因嫉妒而起。

雲喬反思完畢,關上了陽台的門,去睡覺了。

下了一夜薄雨,第二天晴朗得不可思議。天空無雲,陽光和碧穹都像洗過了,乾淨得纖塵不染。

幾隻雀兒在樹梢嘰嘰咋咋,跳躍嬉鬨,一點也不怕人。

雲喬在這時接到了電話。

電話裡的聲音,溫醇磁性,還有點旅途疲憊的暗啞:“雲喬,我是程立……”

他到了燕城。

迎接他的,是這個月燕城最好的天氣。

“二哥,你現在哪裡下榻?”雲喬問。

“在錢公館。”程立笑聲溫柔,像包裹了蜜糖,暖暖甜甜的,“你可有空?好些時候不見你了。”

雲喬聽到他聲音,自是歡喜。

這是她的二哥,是她仰望過的男人。在她心中,二哥是父親一樣偉岸的大人物,是她前路上的明燈。

但她記住了祝禹誠的話。

祝禹誠問她:何時跟二哥訂婚?

應該不是隨便問問的。

雲喬心中篤定了席蘭廷,就不能明知二哥喜歡她,還去他跟前賣乖討巧。她長大了,已經不是孩子了。

等過了今年生日,她就二十歲整,足以鼎力門戶。

“二哥,你事情辦完了嗎?”雲喬又問。

程立:“還冇開始,我打算先租個地方住。”

“我這幾天有事,二哥你先忙。等你安頓好了,我就去看你。”雲喬道。

程立:“你今日不來?我給你帶了好吃的……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“真不來?跟我也這樣見外,是誰和你說了什麼,還是我哪裡做錯了?”程立仍是笑問。

他瞭解雲喬的脾氣。

一旦反常,必有緣故。

雲喬跟他很親近,他千裡迢迢而來,早已告訴過她,不可能她臨時抽不開身。

雲喬反而不知該說什麼了。

訂婚不訂婚,乃是祝禹誠口中閒話,又不是程立說的。為此疏遠他,雲喬覺得有點過頭了。

她笑道:“我是真有事。你既然帶了好吃的,不如我下午去,儘量在上午把事情忙完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