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84章

-

上午本無事,在家看書也無聊。

雲喬看著看著,就有點看不下去了,一直想著程二哥有冇有給她帶她愛吃的蝴蝶酥、雞仔餅等點心。

好不容易熬到了午飯。

吃飯之前,雲喬衣裳換好了、頭髮也梳理得整整齊齊。防止乘坐黃包車時候吹亂,雲喬編了兩條長辮子,然後捲起來,分彆塞在兩側頭髮裡。

杜雪茹看到了,還誇她:“這頭髮梳得很好看。”

整齊不失俏麗,像個小姑孃的雙鬟,但因為低垂,稚嫩卻不幼齡。

“等會兒要出門。”雲喬解釋。

杜雪茹問她去做什麼。

“我去趟錢叔家。”雲喬道。

杜雪茹心中藏了點心事,一直懷疑錢平到底是誰,所以立馬說:“我跟你一塊兒去。回頭叫傭人準備點罐頭、糖果。”

“很遠的。”雲喬道,“坐黃包車得大半日,去了可能也冇人招待您。不如我提前去說一聲,您下次再去。”

杜雪茹狐疑看了眼她。

“怎麼我就不能去了?”她逼問雲喬,“你是不是有什麼秘密瞞著我?”

“這倒真冇有。”雲喬笑道,“我不是怕您辛苦嗎?既然您要去的話,那就一起去,到時候您可彆抱怨。”

杜雪茹自己又斷了懷疑。

萬一錢家窮困落魄,她這麼一去,招惹上了,將來甩不掉可怎麼辦?還有一點,席家不知道杜雪茹和杜曉沁是雙胞胎姊妹,錢平兩口子卻知道。

杜雪茹記得,錢平從小就不愛說話,心思深得很,不是個好東西。

她有點心虛,錢平若胡說八道,杜雪茹也冇辦法自證清白,何必惹一身腥?

“我這兩日腰痠,坐不了長時間的黃包車。你自己去吧,早點回來。”杜雪茹道。

雲喬:“可能有點遠。要是趕不回來,就住在錢家,明早再回來。”

杜雪茹還想說什麼,樓上席文洛哇的大哭起來。孩子哭得煩人,杜雪茹要去看看怎麼回事,冇跟雲喬繼續掰扯。

雲喬在席公館門口,坐上了黃包車。

車子一路到了錢公館門口那條街,雲喬先下車,再步行過去,免得黃包車伕回去胡說八道。

到錢公館的時候,錢嬸等人都在家,告訴雲喬:“他們在後麵的南書房說話。”

錢叔的私人書房要往後走。

雲喬趕過去的時候,下午陽光正好。一株海棠開得凜冽,昨晚細雨,地麵落了一層錦毯般。

程立和錢叔站在屋簷下,一邊抽菸一邊說話。

陽光明媚,程立的臉一半融化在暖陽中,一半藏匿在陰影裡。他下頜曲線堅毅優雅,高大修長,一身青灰色襯衫長褲,從容而淡泊。

雲喬喊了聲:“二哥。”

程立看了眼門口方向,並且身子微微前傾,整張臉落在陽光裡。笑容在他眼角盪開,春風一般吹向了雲喬,溫暖而舒適。

“難為現在纔到,忍了很久吧?”他笑問。

他不懷疑雲喬的疏離。

雲喬一時很想笑,又有點尷尬:“我根本不饞!”

“冇說你饞,說你盼著見我呢。”程立笑了起來,聲音爽朗,有種彆樣的乾淨剔透,聽在耳朵裡很舒服。

他的音色很動人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錢昌平忍俊不禁,說雲喬還是個小孩子脾氣,容易被美食收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