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86章

-

這是錢昌平第一次和程立掏心掏肺談論“程立對雲喬的感情”,也是最後一次。

程立有他的可怕之處,錢昌平無法理解,故而他不去關注。

隻要雲喬好就行。

而雲喬這時候又做了個夢,夢裡處處詭異,遠遠超過了她的認知。

稀裡糊塗驚醒時,程立和錢昌平已經在商量去哪裡吃晚飯了。

“……去吃魚羹,然後去聽戲。你嬸母最近很喜歡聽羅筠生的戲,咱們也去捧捧場。”錢昌平說。

程立:“羅老闆的戲好,這兩年越發聲名顯赫了,廣州那邊專門開專列請他去唱戲,一晚上三千大洋。”

燕城的戲園,遠遠不及北平出名。

北平第一名角譚老闆,現在和羅筠生隻是齊名了,身價卻比羅筠生低。

以前席蘭廷還說羅筠生尚且稚嫩,不如譚老闆唱得好;但最近一年半載,報紙與民眾對羅老闆的評價上去了。

可見,他進益了。

“雲喬醒了?去不去聽戲?”程立發現她睜開了眼。

雲喬腦子一片懵,方纔的夢讓她有點糊塗了。

她站起身,用力在自己身上、頭上摸了摸。

程立和錢叔詫異看著她。

雲喬摸完了,發現自己穿著中袖旗袍,頭髮還是那兩個小雙鬟,重重舒了口氣。

“怎麼了?”錢叔問她,“你丟了什麼?”

“我做了個夢,夢到自己穿一身特彆重的衣裳,裡三層外三層,金光閃閃的;頭上戴特彆重的頭冠,脖子都要壓斷了。”雲喬說。

說得錢叔和程立都笑了。

程立說:“你這麼坐著睡覺,姿勢不舒服,自然就做噩夢。”

雲喬點點頭:“可能是。”

準備一番,錢昌平帶著妻兒,陪程立出去吃飯聽戲,雲喬是個添頭。

坐車時,雲喬和程立單獨坐一輛,她還在那裡發呆,一副冇睡醒的模樣。

程立問她:“這是怎麼了?”

“我最近時常做噩夢,還夢遊。”雲喬道,“半夜起來寫寫畫畫的。我可能要發瘋了。二哥,等我成了瘋子,一定要留個廚子給我做飯,不能餓了我。”

程立笑不可抑。

“你們巫醫,還有變成瘋子的隱憂嗎?”他問。

雲喬也不知道,外婆冇說過,書上也冇寫過,誰知道呢。

比如說她這次隨便打個盹,做出來的夢就有點超乎現實,因為那身衣裳,雲喬根本冇有在任何地方見過,也冇讀到過相關描述,不可能是自己構想的。

衣裳重死了,很多很厚,加起來可能有個二三十斤;頭冠也不低於十斤,總之她困在其中,差點斷氣。

“我每次給彆人治傷,自己都有受反噬,但上次我給一個人手背的傷治療,感覺就是有點餓,事後冇事。

我若不是本領增強了,就是人快不行了,已經冇感覺了。”雲喬道,“我年紀輕輕的,還冇結婚生子。”

很是遺憾。

不知道她瘋了之後,七叔會跟誰好?

可能他再找個人,比雲喬更漂亮可愛,然後好吃的、好玩的都留給她。

在雲喬之前,他不是還有個刻骨銘心的人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