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9章

-

席蘭廷望著雲喬,目光灼燃,難得他心情不錯。

“另一個版本,是七叔送給你的禮。”席蘭廷道,“你不喜歡這個小禮?”

雲喬:“自然喜歡。”

席蘭廷:“倒也不是一味善良。方纔聽你話音,還以為你同情文瀾來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怪不得方纔眼神那般奇怪,有些意外,也有點戲謔。

就好像……他認定她不是老好人。

雲喬到席家短短半年,除了最開始和四房那幾個男孩子有點矛盾,大部分時候她都安靜得冇有存在感。

怎麼七叔就覺得她不夠善?

“我不該同情她?”雲喬故意反問,“七叔,你捉弄自家侄女,是不是失了做長輩的溫和。”

“‘長輩’是張麵具,我需要的時候才戴戴。”席蘭廷不以為意,“想拿這個大帽子壓我,就打錯了算盤。”

雲喬甘拜下風。

七叔臉皮之厚,雲喬不及。

這個時候,窗外的天更黯淡了,層雲烏泱泱壓下來。

起了風,屋簷下懸掛著的電燈吹得東倒西歪;窗外的樹拚命擊打玻璃窗,帶著狂風的急切。

席蘭廷看了眼雲喬。

雲喬會意,他老人家這是讓她起身去關窗。

七叔很懶,能不動就不動。

雲喬果然站起來。

關窗時候,幾滴雨水落在她手背,片刻風裹挾了雨絲,迎麵而來。

暴雨終於落下。

風吹雨打,外麵一片喧囂。

席蘭廷拉開電燈,打算看書的,但怎麼也看不進去。

他看著落在玻璃窗的雨水,有一瞬間下頜線條緊繃。不像是戒備,更像是忍受了一陣痛苦。

“其實,我很喜歡暴雨天。”席蘭廷突然對雲喬道。

七叔此人很怪,他的喜好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緒去評判。

雲喬聽了,隻是點點頭,並冇追問。

席蘭廷卻繼續往下說:“每每這樣的天,我總能得償所願。”

“是嗎?”

“是的,每次都是。”席蘭廷似回神,眼角的笑帶著幾分不懷好意,“方纔我還覺得,一個人看書怪寂寞。

若有人作伴,在暴雨落下的時候陪我下下棋,肯定很不錯。不成想,我剛想到這裡,你就來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成了七叔的消遣。

看在七叔這次幫忙的份上,雲喬不與之計較。

“我圍棋下得很一般。不過,西洋棋挺好玩的,七叔你會嗎?”雲喬故意刁難。

不成想,席蘭廷表情不變:“會一點皮毛。我這裡還有西洋棋。”

說罷,他喊了席榮。

席榮去他寢臥,很快就端出了棋盤與棋子。

雲喬先開局。

西洋棋是在香港學的,卻不是去年。她八歲的時候,也去過香港,那時候學會的。

她的棋路很穩,席蘭廷也出乎意料精通,兩個人對弈頗有意思。

一場暴雨結束了,他們倆的棋盤上也隻剩殘局。

最終,雲喬推倒了自己的後,主動認輸:“我想不到還有什麼辦法贏你,我輸了。”

席蘭廷愣了愣。

他冷笑了聲,站起身回房,把雲喬甩在了客廳裡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怎麼好好的發火?

幸而外麵雨已經停了,雲喬聞到了雨後泥土芬芳,空氣清新,她深吸幾口,自己走了,免得七叔趕她。

“都讓他贏了,還不高興,大小姐脾氣真難伺候。”雲喬慢騰騰回四房那邊去了。

但凡在席家這園內她還有第二個去處,她一定不會這樣自討冇趣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