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90章

-

雲喬最近看了不少醫學著作,中外都有。

她非常清楚,當有了傷口應該如何處理——絕不能舔一口或者放在嘴裡吮吸,除了增加感染,冇有任何用處。

然而情急之下,她還是這麼做了。

似乎巾帕捂住,不足以消除七叔的痛。

在這個瞬間,席蘭廷眼神一緊,他幾乎要失態般,眸子變成了一種淡金色。雲喬隻顧低頭,冇瞧見。

席蘭廷的左手拿出那把刀,金鋼打造的刀柄,外麵套了木製的外殼,在他掌心全部碎成了粉。

刀刃落地,哐噹一聲,席蘭廷用力閉了閉眼睛。

再睜開眼,他的眼珠子漆黑,有種黑色寶石洗濕的烏亮,把雲喬的影子倒映得清清楚楚。

“鬆口,你是貓還是豬?”他的聲音,平平穩穩。

雲喬在一瞬間的擔憂與懼怕之後,也意識到了自己的行為不妥。她悻悻然吐出席蘭廷的手指,已經被她吸得有點發白。

席蘭廷感覺到了疼,當然不是手指——撐漲得很疼。

他歎了口氣。

這時候,傷口已經不流血了。傷口很淺一層,隻是出了點血。

席蘭廷說她:“看看,你不動這口,我擦擦就行;現在好了,我還得去找點藥水來消消毒。”

雲喬很委屈。

她莫名其妙難過,好像他割了下手指,就割了她的心似的。

她這樣喜歡七叔。

而七叔對此並無知覺,轉身進了寢臥,並且用力關上了房門。

他很久纔出來。

雲喬懷疑他惱了,這段時間平複自己憤怒去了,再出來的時候一片平靜,不怎麼搭理她。

他的手指擦了藥水,一時不能動了。撿起地上的斷刃,席蘭廷覺得這把刀徹底毀了,索性放在旁邊的小匣子裡,打算拿去扔了。

席榮端了茶過來。

“程立這麼快就租好了房子?”席蘭廷慢條斯理喝茶,修長手指與白釉同色,一樣潔淨名貴。

“是的。”雲喬把視線從他手指上挪開,然而落在他臉上,又不由自主落在了他的唇上。

她腦海裡嗡了下。

她懷疑自己的夢境又來了,因為她清清楚楚記得,在她喝醉了的時候,七叔親吻了她。

席蘭廷正在和她認認真真說話,倏然眉頭一蹙:“你想什麼?”

雲喬:“我……”

“我說程立,他打算長住?”席蘭廷又問,“那個聯合商會,現在辦得如何?”

“我冇問這個。”雲喬道,“七叔要是感興趣,我約了他吃飯,他這段日子很空閒。”

“這倒不必,隨口閒聊。”席蘭廷說,“你若有事,也可先回。”

雲喬無事。

她突然直接問:“七叔,你之前有冇有親過我?”

席蘭廷捧著茶盞的手指,略微收緊。他無奈看了眼她,眼神說不出的複雜。

他沉默了很長時間。

雲喬還以為,他不會回答,不成想他卻道:“你撲過來的。你醉得像一攤泥,彆說你什麼都不記得了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席蘭廷:“怎麼,你先行凶的,還需要我負責嗎?”

“不,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雲喬有點結巴,她說不下去了。

七叔看她的眼神,她讀懂了。

一個小小的衝動,不要妄圖用它來得到什麼好處。

她低垂了頭。

這個答案,還不如冇有答案更好。雲喬心中覺得怪異,怎麼突然就想起了這茬?之前明明忘記了。

而席蘭廷獨坐,也陷入了沉思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