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91章

-

雲喬徹夜未眠。

她很突然想起了席蘭廷親吻她的細節。當時的他,近乎失控吻她,絕不是一時情起,更像是忍耐已久。

然而他對此不承認。

雲喬無法判斷,這是自己的幻想,還是真實的。

記憶有時候會欺騙自己。

“怪不得我那幾天很開心。”她也突然想起了這茬。

輕盈到起飛的心情,是無法作假的。和七叔親吻過後,她情緒莫名的好,隻是七叔不見了人影。

他出去好些時候纔回來。

雲喬不明白自己到底怎麼了,也不明白七叔對這件事到底什麼意思——他喜歡不喜歡我?

她很想問個清楚。

可她又患得患失。

一旦他否認了,以後怎麼辦?死皮賴臉的事,雲喬做不出來。況且,這樣賴著他,把自己放得很低賤,他也未必高看她一眼。

難道真給他做姨太太嗎?

雲喬又想起七叔說,他有一個女人,已經死了。

“那人是真死了,還是已經被他遺忘了,所以他當她死了?”

若他心中的愛人回來了,他還要雲喬嗎?雲喬的確很好看,但七叔不貪戀她,他自己比雲喬更好看。

“那還不如不問。”雲喬最終打定了主意,等七叔先開口。

這樣,哪怕他永遠不愛她,自己也不至於淪落到乞討他感情的地步,保留最後一絲尊嚴。

女人的感情,也需要尊嚴。

有了此主意,雲喬心中黯淡。

“外婆說,人生很多事無能為力。”她眼淚忍不住滾落下來,“對七叔,我何嘗不是無能為力?”

她好喜歡他。

他不小心傷了手,就像剜了她的心。

而他呢?

雲喬回頭看七叔種種,仍是雲山霧罩,什麼也看不清。他對她很好,然而非要說他愛她,這很牽強。

雲喬翻來覆去。

天快要亮的時候,她終於醒了。

接下來幾日,雲喬每天都出門,去陪程立添置家當、吃飯,又去錢家打牌,儘可能不去找席蘭廷,同時也不把自己悶在家裡,胡思亂想。

她和程立,倒是冇聚上幾次。

程立太忙了,每天應酬無數,從上到下的人都過來跟他走關係,他簡直像隻陀螺,四下裡轉。

轉眼到了四月初五,程立的生日。

他提前打電話給雲喬,讓雲喬帶著禮物去他的小公館。

前幾天淅淅瀝瀝下雨,這日晴朗。

雲喬趕到的時候,程立站在小公館纏枝大鐵門前迎接她。小公館門口種了一株桂花樹,修建得很好,已經長了兩米多高,樹冠茂密,投下斑駁樹蔭。

程立穿了件黑色襯衫西褲,鬢髮理得整整齊齊,在陽光下有淡墨色光暈。

他這套衣衫麵料華貴,顏色穩重,給他平添了不少歲月,雲喬又覺得他像自己父親了。

“二哥!”她幾乎歡喜跳下了黃包車。

她是中袖旗袍,外麵披雪色長濃流蘇披肩。下車時走得太急,披肩的流蘇被黃包車的雨棚勾住了,她差點一個踉蹌。

程立眼疾手快,扶穩了她。

“慢點。”他忍不住微笑,笑容明媚溫暖,“多大人了,還這麼冒冒失失的。”

說罷,他給身後隨從打了個招呼,讓隨從來付錢。

雲喬尷尬攏著自己的披肩,突然懷疑自己這樣咋咋呼呼無魅力,要不然七叔也不會不喜歡她了。

她大概像隻花瓶,有漂亮的外貌,卻冇有相對應的內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