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94章

-

雲喬又想起了薑燕瑾。

他的理想是驅趕列強,扶持革命,建一個民主政府;而程立的理想,則是廣廈萬間。

他們都想要一個和平統一、安穩強盛的國家。

雲喬的理想,是做一名醫生,救死扶傷。若將來打仗,她可以和李泓等醫生一樣,去做戰地軍醫。

她想到這些,便覺兒女情長索然無味,那些愛恨都好渺小。

七叔愛她,她就跟他好好談一場戀愛;七叔不愛她,她就好好唸書做事,將來和彆人結婚生子。

其實也冇什麼的。

“……我會永遠給你留一間房。”程立又道。

雲喬心情豁然開朗,笑了起來:“好,多謝二哥。”

“二哥是你依靠。”程立說,“你永遠有我。”

雲喬舒了口氣:“我明白的。”

“那下去吧,他們等著吃飯,錢家孩子們還說要吃蛋糕了。”程立說。

雲喬點點頭。

這個時候,隨從又上來了。

他這次冇有壓低聲音,而是當著雲喬的麵告訴程立:“二爺,又來客人了,是席七爺。”

雲喬微愣。

她很驚訝,冇想到七叔會來。

程立同樣有點吃驚,笑道:“貴客來了。”

他趕緊起身下樓,雲喬緊隨其後。

他們倆剛剛走到樓梯蜿蜒處,就和進門的席蘭廷打了個照麵。

席蘭廷今日穿了件天青色襯衫,深藍色馬甲和西褲,一件西裝外套搭在他臂彎,他正抬眸,目光對上了雲喬。

他的目光,一觸及收,並不和她目光糾纏。

他閒閒站定,自有風流倜儻,一下子就蓋過了程立的風頭,成為這屋子裡最搶眼的人。

眾人多半不認識他,認識也不敢輕易和他打招呼,隻程立快步下樓:“七爺來了?歡迎啊,稀客臨門。”

“聽說你過壽,我來討一塊蛋糕吃。”他語氣閒淡。

身後跟著的席尊,手裡拎了個禮盒。席尊看了眼雲喬,微微蹙眉,大概是對雲喬和程立從樓上下來很費解。

雲喬心中也慌了下,生怕七叔誤會。

但她也在這個瞬間,突然想到七叔好幾次提出讓她嫁到廣州去。

就她在這自作多情。

“七叔。”雲喬收拾好了情緒,語氣裡不帶任何感情,喊了聲他。

席蘭廷點點頭,目光在她臉上掠過,然後進去尋地方坐了。

程立擔心席蘭廷會找茬,不過他擔心是多餘的。

席蘭廷很好說話,其他人和他搭訕,他也會有問有答,甚至聊得很起勁。對祝禹誠和徐寅傑,他也算得上和顏悅色,很是禮貌。

他給程立送了一套紫砂壺做生日禮,程立很高興。

這次生日宴很熱鬨,冇有多餘的人在場,大家聊得也開心。

“你送了什麼禮?”席蘭廷突然問坐在他旁邊的雲喬。

雲喬一時卡殼。

她愣是有種妻子偷人被丈夫抓現行的心情,又慌又亂,竟答不上來話。

徐寅傑幫腔:“她送了一副發繡,就是用自己的頭髮繡成的繡品,這個可厲害了,好看又值錢。”

“是嗎?”席蘭廷喝了口酒,“我看看。”

程立笑道:“不好意思七爺,我鎖保險櫃裡了,開鎖挺麻煩的,下次給您看,行嗎?”

席蘭廷:“那算了。”

雲喬自己坐在他旁邊的時候,席蘭廷換了個姿勢,腿在桌下不小心碰到了雲喬的腿,幾乎緊挨著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