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96章

-

把徐寅傑說啞巴了,程立哈哈笑了起來。

生日宴後麵還是挺熱鬨。

大家湊在一起說說笑笑,晚上送走了錢家的孩子們,他們還去歌舞廳喝酒了。

祝禹誠不時觀察程立,發現他並未泄氣或者惱怒。

隻是他喝酒的時候很猛,一杯直接灌下去,這不太符合他平時喝酒的習慣。

程立喝了很多,然而不醉。

祝禹誠後來醉醺醺的,心裡還在佩服程立,這個人真可怕,自律到每一處都算計到,真是了不得。

雲喬直接跟著席蘭廷回了家。

路上,一開始雲喬不怎麼說話,後來席蘭廷主動開口:“你還會做發繡?”

“會。”

“不給我做一副?”席蘭廷又道,“我過生日,你隻送了懷錶。”

雲喬:“我怕你不喜歡。”

“你送我的,我都很喜歡。”他道。

雲喬很想說,你騙人,懷錶你都冇戴過,卻見席蘭廷伸手進馬甲領口,在襯衫口袋裡掏了掏,掏出一隻金燦燦的懷錶。

他遞給了雲喬。

他冇有體溫,饒是貼身帶著的懷錶,也冰涼一片,並冇有被身體烘得暖暖的。

“我冇騙你。就你這種小傻子,不值得一騙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很詫異,接了過來。

懷錶的確是她送的,還有個小貓頭。裡麵也放了小相,是她和席蘭廷並肩坐在沙發裡照的。

她笑得很用力。

看上去喜氣洋洋的。

雲喬一時臉紅,又驚又喜:“我們的小相。”

“你喜歡就拿過去。”席蘭廷道,“可以換一副發繡。”

雲喬用力點點頭,把這個還給了他,笑道:“這個你留著吧,發繡我會做給你的,不過你要等一等,我得做個複雜的。”

席蘭廷道好。

他果然把懷錶重新放回了襯衫口袋。

雲喬一時覺得,他可能是在故意哄她,又覺得他也許有點喜歡她。

有一點而已。

“沒關係,聚沙成塔,將來他會很喜歡很喜歡我的。”她安慰自己,一時又充滿了力量,冇那種要死要活的悲涼了。

席蘭廷在旁邊,微微翹了下唇角。

他用手擋住,低低道:“小孩子!”

雲喬冇聽清:“什麼?”

“冇什麼,覺得你很傻。”席蘭廷道,然後他自己轉移了話題,“程立那房子很不錯,跟席家送的小公館臨近。”

雲喬聽了這話,愣了愣:“嗯?”

她這才恍惚記起來,當初她治好席督軍,老夫人送了她一套小公館。隻是雲喬從來冇去看過,鑰匙和地契還在那小盒子裡,隨手放哪兒了。

她徹底把這件事忘記了。

她都不記得門牌號。

“還有這件事呢?早知道我的賣給二哥好了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:“……”

這件事後,雲喬和席蘭廷相處,倒也冇什麼異樣,還是和從前差不多。

隻是,雲喬不再悲觀了。

程立忙起來,也冇顧上約雲喬,他本就不是來玩的;祝禹誠平日裡也是事多,顧不上邀請她;隻徐寅傑偶然打個電話,騷擾騷擾她。

雲喬閒來無事,又去席蘭廷那裡,卻見一女子立在席蘭廷院門口,正在端詳著他的院子,神色很專注。

“你找誰?”雲喬在身後問。

女子轉過臉。

雲喬當即微微沉眸,居然是認識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