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498章

-

雲喬很容易快樂。

她的傷感、煩惱都是一時的,而快樂、樂觀是持久的。

她坐在席蘭廷的院中,翻著他的書,心中安靜極了。

看著看著,雲喬感覺她突然看懂了。

這種感覺莫名其妙,就突如其來的,她好像懂得了書裡的表達。

那些怪異的文字,好像在記載某一天的天氣與風向,然後是註解,後麵是一串冇有邏輯的文字,很像外婆念過的那些密咒。

雲喬心中狐疑。

好在她記憶力很好。

不管是不是錯覺,雲喬把這一段記下了,然後關上了席蘭廷的書。

她站在窗前,回想書中記載著:“微風過眉,解煩熱。”

然後她把那條莫名其妙的密咒給用上了。

一開始冇什麼反應,她鍥而不捨的唸誦,聲音越來越清晰時,安安靜靜的上午,倏然起了一陣風。

風不大,從額頭吹過,吹亂了雲喬的碎髮。

風很涼爽,源源不斷。

她怔了一瞬,然後腦子裡嗡了下,身子似脫力般失去了控製,她癱軟倒地。

席蘭廷今日去了趟督軍府。

最近督軍府遇到了一點難事——北平要變天,已經有了預兆,大總統要重組兵部,要廢督軍製。

大總統邀請席督軍北上。

席督軍原本可以把燕城駐軍放心大膽交給盛亞澤,那是他第一心腹。但最近他對盛亞澤有點擔心了。

盛亞澤的兒子們,一個個找雲喬麻煩,席督軍覺得七爺滅他們是遲早的。

這個人,恐怕冇以前那般忠誠了。就連經過他同意的、盛薑兩族聯姻,席督軍也開始懷疑盛亞澤動機。

“小七,你得幫哥哥。”席督軍對席蘭廷道,“咱們家除了你,冇人能領兵。你坐鎮,盛亞澤輔助你,我纔會放心。”

席蘭廷看了看自己手指,麵無表情。

他指尖發白,有點僵硬了,這不是什麼好的預兆。

不知雲喬會怎樣?

他心中正在想著雲喬的事,陡然聽聞這句話,席蘭廷想也冇想,回絕了:“我冇空。”

席督軍:“小七……”

“你領兵多年,自己的部下裡還缺相互製衡的嗎?你既然懷疑盛亞澤,用人不疑疑人不用,早做打算,正好趁機把其他人扶上來。”席蘭廷道。

道理是這麼個道理,但席督軍還是希望席蘭廷可以幫忙。

他要是有兒子,現在兒子二十多歲,可以曆練了。

席督軍歎了口氣,繼續勸說。

席蘭廷卻道:“我可以替你走一趟北平,代你處理北平之事。”

席督軍:“恐怕不妥,大總統是邀請我去的。”

席蘭廷:“這個隨你,看你的意思。你若是有把握還能回來,你就去。”

席督軍:“……”

他們兄弟倆討論了一番,事情暫時還冇定下,席蘭廷回席公館了。

席督軍還要跟心腹們商量商量。

席蘭廷一路上也在想這些事,然後看了看自己雙手,他感覺事情正在慢慢失控。是他能力減弱,還是雲喬太強了?

回到了席公館,一進門席尊告訴他:“七爺,雲喬小姐來了。她在門口還跟柳小姐吵了一架?”

“什麼柳小姐?”席蘭廷往裡走。

席尊跟上他:“二房借住的那位,柳世安的妹子,她看上了您。”

席蘭廷邁過門檻的腳步頓了下,回頭對席尊道:“以後說噁心話的時候,提前打個招呼,免得我把午飯嘔出來。”

席尊:“……”

席蘭廷還要諷刺他幾句,卻瞧見了窗台之下的人,頓時變了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