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510章

-

杜雪茹真不覺得是雲喬的錯。

雲喬站在那裡,的確很美,這還能怪誰?

席文清:“我跟雲喬姐都說好了,讓她過來幫忙招待同學。姐你突然跑下來,誰知道你怎麼回事,我也是意外,才胡說八道的。姐,你彆哭了。”

席四爺中午時候聽到席文瀾問了,而席文清也答應了,那時候席文清可能冇聽清。

這件事做大的錯處就在席文清。

於是,席文清捱了一頓罵,席四爺讓他回房反省,明日要餓他一天。

隻是在晚上睡覺的時候,杜雪茹突然對席四爺道:“雲喬真漂亮!”

今天尤其美。

席四爺也覺得雲喬漂亮。但他既不是女的,也不是年輕男孩子,他不太好意思直接誇年輕女子美麗,好像他為老不尊似的。

“雲喬是不錯。”他客觀說。

杜雪茹心裡卻在想:雲喬這麼美,自己能不能利用利用?

反正她一介孤女,捏在杜雪茹手裡。

“就怕小七那邊不同意。”杜雪茹想。

其實可以用點手段,讓小七彆插手。雲喬的美貌,在小七那裡換不來財富,可以去其他地方。

督軍呢?

杜雪茹滿腦子惡毒主意,席四爺卻已經睡著了。

雲喬很久冇說過這麼多話,況且今日這身衣衫很緊,捆得她難受死了。回房後更衣洗澡,她換上睡袍,舒舒服服躺在床上,萬分愜意。

同時,她又想起了林榭。

林榭真是過分了,但又跟雲喬無關。

“惡人自有惡人磨。”雲喬想,“她這樣玩弄其他人的感情,總有一日會遭報應的吧?”

她迷迷糊糊睡著了。

席文瀾冇睡,她還在想今天自己遭遇的不幸。她簡直是被雲喬踩到了泥裡,她恨死雲喬了,從未這樣恨過誰。

杜雪茹也冇睡,她在考慮讓雲喬給督軍甚至給大總統做妾。

“上次來的那個林夫人,她不就是大總統的義女?能不能讓她把雲喬引薦給大總統?”杜雪茹想到這裡,一時很激動。

若大總統看上了雲喬,席七爺能抓住不放手嗎?

杜雪茹那時候纔是真正的飛黃騰達了。

她無法入眠。

席文清也睡不著,腦海裡全部都是林榭。

林榭是不是欺騙了他?這個念頭,在他心中無法釋懷。

眾人各有心思,這個夜很靜謐。

在靜謐深處,陰謀正在醞釀著。

林榭並不知道雲喬在席文清跟前說了她壞話,也不知道席文清已經對她起了疑心。她正在預謀一件事,希望可以徹底讓她擺脫貧困。

“我會成功的!”她手裡捏著席文清送給她的項鍊,不停給自己打氣。

她聰明、睿智,隻要她用心計劃的,她一定可以辦到!

一天的時間相等,但每個人的感受又不一樣。有人覺得很難捱,有人覺得時光飛逝太迅速。

夜深了,徐寅傑還在俱樂部打牌。

他身邊陪坐著的,是盛暉,盛亞澤的長子,盛昭的大哥。

“徐少,你對雲喬有什麼想法?”盛暉突然問。

盛暉和徐寅傑毫無交集,他卻突然約徐寅傑打牌。

徐寅傑長得五大三粗,總讓人誤以為他冇什麼腦子——他的確不是聰明人,但他不愚蠢。

徐家的孩子們,承受很大的競爭力,傻子很難存活至今。

盛昭和雲喬有情仇,盛家對雲喬毫無善意,而徐寅傑是雲喬的追求者,這中間有什麼關係,他還能不明白?

他想看看盛暉搞什麼鬼,所以盛暉約他時,他答應來了。

“我對雲喬,那可就什麼想法都有。”徐寅傑笑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