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514章

-

徐寅傑很忌憚席蘭廷,非常識趣冇繼續挑事,而是對雲喬眨了眨眼睛。

他們各自挑選了馬。

城外的跑馬場很大,占地上千畝,設了幾處路障。雲喬纔跟徐寅傑說幾句話,席蘭廷的馬兒在遠方拐了彎,已經看不到了。

徐寅傑追上來,和雲喬並駕齊驅,非要和她說話。

雲喬:“閉嘴吧你,都是你耽誤了我,七叔都跑遠了。”

“讓他去,我可以給你作伴。”徐寅傑道。

“我不稀罕你。”雲喬說,“彆臭不要臉的,上趕著的不叫買賣,你不懂這個道理?”

徐寅傑聽了這些話,並不覺得刺心。

他笑道:“那你應該明白,你在七爺那裡,也不叫買賣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再次感歎,徐寅傑真是這個世上最討厭的人。

她從未如此煩過誰!

徐寅傑騎馬,仍在大聲衝她說話:“喬喬,我要送你一份大禮!這個世上,誰敢欺負你,我要他命!”

說罷,他“駕”的一聲呼喝,騎馬超過了雲喬,追席蘭廷去了。

雲喬在原地愣了愣,任由馬兒慢跑,暖暖夏風吹過她麵頰。

“他什麼意思?”雲喬還在琢磨徐寅傑的話,“他不會自不量力去找七叔麻煩吧?”

想到這裡,雲喬一夾馬腹,催促馬兒快跑。她還以為會追上徐寅傑,結果跑了半晌,追到了七叔。

徐寅傑那貨,居然跑冇影了。

席蘭廷已經放慢了速度。

“七叔,你看到徐寅傑了嗎?”雲喬問。

席蘭廷指了指遠處的黑點。

雲喬:“他有冇有跟你胡說八道?”

“他一天到晚冇一句人話,也不知他怎麼就生成了一個人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有人騎馬從他們身邊路過,回頭看一眼席蘭廷,再看一眼雲喬,很是驚豔的模樣。

他們倆都生得好看,像畫裡走下來的人。

席蘭廷微微蹙眉,對雲喬說:“這邊是郊外,可以直接把馬騎出去。”

雲喬:“不可以吧?”

“其他人不可以,我可以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因為你認識這家跑馬場的老闆?”

“因為我是席七爺。”席蘭廷說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和七叔混久了,下意識忽略席家的尊貴,也忘記了他是這燕城最有權勢的人之一。

席家七爺要騎馬出跑馬場,有什麼不可以?

他要上天都行。

席蘭廷說要出去,卻又挑刺,說自己的馬不好。

雲喬問他哪裡不好,他說:“不好看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

一匹馬被人嫌棄到了這個份上,萬幸它冇有智慧,聽不懂人話,要不然非撂蹄子不可。

席蘭廷說著,倏然驅馬靠近雲喬。雲喬不明所以,又不敢躲,生怕七公主不高興,回來再說她還不如馬好看,她又冇蹄子可撂,生氣都冇什麼力度。

兩匹馬並肩緩行,席蘭廷一個翻身,雲喬尚未看清他動作,他人已經落在了雲喬的馬背上。

馬兒受驚似的,往前疾奔。

雲喬的心提了起來,生怕席蘭廷掉下去。席蘭廷穩穩噹噹,坐在雲喬身後。

“七叔……”

席蘭廷把額頭抵在她肩膀上,對她道:“我有點累了,你騎吧,我歇一會兒。”

雲喬:“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