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515章

-

雲喬把後背繃得筆直,席蘭廷後麵索性枕著她肩頭。

他把臉對外,雲喬無法嗅到他呼吸,但他短短頭髮全在她頸側、臉側。

她渾身寒毛都起來了,十分緊張,又充滿了喜悅,好像在打一場很有把握的仗——瞧見了勝利,卻又擔心隻是鏡花水月。

席蘭廷時常抽菸,但他身上並無煙味,一種異樣的潔淨。雲喬隻能想到樹林,那種清新的氣息。

出了跑馬場矮矮柵欄,馬兒隨意往前。

這四周都是田野,有非常清晰的鄉村小路;水稻抽穗了,放眼是無儘的碧綠顏色,風過稻浪起伏,一陣陣的稻花香。

不時有垂柳,枝條茂密,隨風款擺;田埂開不知名的小花,或黃或紅,點綴著青翠稻田。

拂麵的風,暖融融的。

靠著她肩膀的席蘭廷,身體始終和她保持一點距離,但他的頭髮一直戳著雲喬的肌膚,酥酥麻麻。

雲喬身上每個神經都在跳舞,她心跳鼓鼓的,儼然要唱一場大戲。

七叔與她,這般親密。

雲喬幾乎要落淚。

信馬由韁,她也不知走向何方,席蘭廷也冇說。後來兜了個圈兒,她回到了跑馬場外圍,遠遠看到了人和柵欄。

時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。

席蘭廷終於坐正了身姿,把頭抬了起來。他茫然看了看四周,問雲喬:“這是哪兒?”

“轉了一圈,我們又回來了。”雲喬道。

席蘭廷跳下了馬。

他可能有點疲倦了,打了個哈欠,又伸了伸懶腰。

雲喬同樣下馬。

她是個高挑個子,站在席蘭廷身邊,兩人相得益彰,她略微抬頭就可以看到他眉眼。眉眼濃鬱,他俊得叫人心馳神往。

雲喬恨自己不是個男人——若是男人,死皮賴臉也要追求這樣的絕色。

她是個姑孃家,一味死纏爛打,跌了身份,再好看也不過自輕自賤了。

“你想什麼?”席蘭廷突然問她。

雲喬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問弄得有點懵,下意識否認:“冇、冇想什麼。”

“你色迷迷看著我,還冇想什麼?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我在色迷心竅,也是有心無力。

不管席蘭廷說話多不中聽,雲喬這日還是很開心,這個下午被她牢牢收儘了記憶裡,將來可以時不時拿出來回味。

饒是七叔真不要她,雲喬也有過一場令她心醉的愛情——她一個人的愛情。

席蘭廷倏然伸手,把冰涼的手掌覆蓋在她額頭。

也許他想給她一點溫暖,但他的手一年四季如寒冰。

雲喬屏住呼吸,好半晌才問他:“怎麼了,七叔?”

“冇什麼,取點暖。”席蘭廷道。

雲喬:“……”

她立馬停止了自怨自艾,在心裡把席蘭廷痛罵了一遍。

席蘭廷轉身,騎上了雲喬的馬,唇角微翹,有笑意從他臉上一閃而過。他的心,無端也輕盈了些,就好像悄悄開了一朵花。

雲喬則嚇一跳,以為他要騎馬先跑了,讓她走回去。

席蘭廷做得出來。

然而,席蘭廷放開了馬鐙,伸手作勢要拉雲喬道:“來,回去了。”

雲喬踩上了,然後纏住他手臂,上了馬背,整個人落在他懷裡。

其實想想,七叔總說些難聽話,卻從未對她做過壞事。他嘴上千般不情願,還是處處替雲喬考慮到了。

他絕不會把雲喬丟在這裡,而他會這樣威脅她——他言語惡劣,但他的心真好。

雲喬莫名其妙很幸福。

要是席蘭廷好好跟她說話,她反而不習慣了,她被他虐出了一身賤氣。

她想,要是能一直這樣下去,她這輩子就無遺憾了。哪怕犯賤,她也心甘情願。

而在她身後騎馬的席蘭廷,很突然用力摟抱了她,身子有點顫。

雲喬嚇一跳:“你怎麼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