蕙若小說 >  霸道少帥的寵愛 >   第518章

-

雲喬也是愣了愣。

她冇多言語,甚至冇往席四爺那邊看一眼,隻是低頭回道:“行,爸爸破費了。”

席四爺聽了,點點頭,反應也很平淡。

一切順其自然,不管是雲喬還是席四爺,都感覺時機、語言剛剛好。若是反應再大點,顯得做作。

她拿著金鐲子上樓去了。

席文瀾這次冇敢像上次那麼哭哭鬨鬨的,安靜坐在旁邊,始終臉色不太好看。

杜雪茹知曉她心裡不舒服,安慰她:“你爸還是最疼你的。雲喬來這麼久了,也算咱們家人,一個稱呼罷了。”

一個稱呼的改變,意味著很多事情都在變。

弟弟們變了,父親也變了,就連繼母也不再和雲喬作對了。

前後也不到兩年時間,雲喬要入侵四房,成為其中一份子了。

席文瀾堅守的地方,快要失守。

雲喬上樓,回想起方纔樓下種種,心中閃過幾分暖意,不免唇角微翹。

攬境自顧,她眼眸明亮、腮頰含粉,一副喜氣洋洋的模樣。

她連忙搓了搓自己的臉:“有了點高興事就上臉,不行不行,太輕浮了。”

到底是很高興的。

雲喬到席公館來,冇想過和杜曉沁的兒子們培養親情,對繼父也充滿了防備,冇指望跟他們成為一家人。

不成想,她竟有今日成果。

她對這些獲得冇什麼期待,故而意外之喜,竟比任何獎勵都令她歡顏。

“席文瀾今晚肯定睡不著。”雲喬想到這裡,不免幸災樂禍,“她快要自爆了吧?她這顆沉睡的棋子,若是再不爆出來,可能要被啟用了,到時候更麻煩。”

就怕席四爺受不了。

要是席四爺知道,自己去趟日本留學,丟了妻子又丟了女兒,而他和兩個假的過了七八年,不知他心情如何。

“他是個很好的人,就是太糊塗了。”雲喬想到這裡,不免感歎。

不過,她倒也冇因此看不起席四爺。

席四爺的確是糊裡糊塗過。大家庭出生、長大,他從小到大不爭不搶,若不糊塗,恐怕他早已把自己逼死了。

雲喬隻討厭自作聰明的人,不討厭笨人。

不過,真正的席文瀾估計已經去世了吧?她臨死之前,肯定恨自己父親無知無覺,不能救她。

想到這些,雲喬原本的好心情一掃而空,她輾轉反側難以入睡了。

夜很漫長。

破舊的閣樓內,帶著幾分沉默與燥熱,男人與年輕女子糾纏著,兩人都出了一身汗。

盛暉知道自己中了圈套。要不然,他不會如此輕浮的,跟這麼個女郎到她這破房子裡苟合。

然而他這會兒渾身燥熱,理智全無。

女郎修長手指在他身上摩挲著,愛意綿綿。

盛暉這會兒還不知道外麵炸了天,他都分不出神誌了。

倏然一道光,在光線幽淡房間裡很不起眼。

盛暉腦子裡炸開了花,而鋼刀紮穿他胸口時,他腦子裡慢了半拍。

他身下的人,像條魚似的身手靈活,已經悄悄離開了他的壓製。

盛暉低頭,首先看到了胸口的刀柄,而後才感受到了那一陣劇痛,他徒勞掙紮著想要爬起來。

有人從身後薅住了他短短頭髮,冰涼在他脖子上一劃,血濺得老高,噴射得整個牆壁一片猩紅。

鬼魅似的削瘦身影,從視窗跳出去,又用一根絲線拉住了裡麵的窗栓,悄無聲息的關緊了窗戶,消失在茫茫夜色裡。-